《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热点聚焦> 新闻详情页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主办

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中华预防医学会

主管

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中国标准连续出版物号

ISSN 2095-9982

CN 31-1879/R

出版日期

月刊每月25日

数据库收录

  • 中国科学引文数据库(CSCD)源期刊
  • 中文核心期刊(北大核心)
  •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科技核心)
  • 英国《全球健康》数据库
  • CABI数据库
  • 美国剑桥科学文摘(自然科学)
  • 乌利希国际期刊指南
  • 美国化学文摘(CA)数据库
  • RCCSE中国核心学术期刊(A)

CEHP专栏丨应对污染,个体健康保护措施的“副作用”?

单击此处浏览全文。

为了减少有害的环境暴露,个体采取的健康保护措施对于健康保护来说可能并不可靠,还可能造成不公平。


北京居民在极端空气污染时会佩戴口罩以保护自身健康。路易斯安那州的摩林斯波特及维吉尼亚州的科尔芒廷等地的居民会购买瓶装水或安装过滤器来避免饮用水不安全的危险。

位于德国杜塞尔多夫市的海因里希·海恩大学的流行病学家Barbara Hoffmann认为,像这种通过个人努力来躲避环境污染物会引发严重的伦理问题。她表示,“只有部分人能负担得起这些预防手段,其他人则没有办法。”

Hoffmann认为,让个体承担减少自身环境暴露的责任,其结果是造成或加剧环境不公,导致人群的有害暴露水平分布不均。

Hoffmann还担心,如果人们认为通过个体努力来减少环境暴露是理所应当的,有可能会降低政府通过集中手段保护全体居民的意愿。她表示,“让个体而非国家承担呼吸洁净空气的责任不是我们希望采取的方式”。另一方面,她主张从国家或政府层面采取制定和实施法律会更有效地为穷人或富人提供清洁的空气和水。

瑞士热带和公共卫生学会副主任、瑞士公共卫生学院院长Nino Künzli认为集中式手段和分布式手段(如个体措施)之间的伦理界限是必要。“我们必须意识到个人的权利和政府的责任,后者要完全实现可能需要花费数年的时间,与此同时,个人也有权利知道怎么保护自身健康,”他说道。

即使经济上负担得起,呼吸面罩和家用滤水器等个人保护也不能保证安全,如果选择或使用不当,效果依然不佳。有研究表明,通过空气或水途径的有害化学物质的暴露在全球范围内分布不均,并且常常是不公平的。

上海复旦大学和美国德州农工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者在24名年轻大学生佩戴及不佩戴口罩时监测了他们的心率变化和血压,发现佩戴口罩对于健康有益,研究期间的大气细颗粒物浓度是WHO日均标准的3倍。

论文的作者、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赵卓慧副教授认为,研究中测试的是3M公司的8210v型口罩(可以滤掉至少95%直径0.3 μm以上的固体和液体颗粒物),但不同口罩在性能和适配性上差别很大,廉价、无效的外科口罩可能使用最广泛。

赵表示,“对于普通大众,很难确定何种口罩有用,或何种净化器有效。甚至对于在大学工作的人来说也是如此。我认识一些在大学工作的职工和朋友,他们说对市场十分困惑。现在有太多品牌的净化器和太多的口罩供他们选择。”

赵表示,现在8210v型口罩在中国的零售价是每个1.5到2美元,而国内平均年收入是9000美元。这使得高效口罩仅在中等和高收入人群中使用,而穷人可能负担不起。

现在,中国有很多人选择不佩戴任何种类的口罩,这个群体可能比设想的还要多。2017年1月份在北京市的观察表明,经常佩戴口罩的人仍是少数(统计的口罩使用率为10%至50%)。

尽管在中国的部分污染城市中有公司将发放口罩作为雇员的福利,但失业或低收入人群却无缘享受这样的福利。

Hoffmann、Künzli以及他们在流行病和公共卫生领域的同仁都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状况。Künzli认为:“如果这是政府采取的官方措施的一部分,那毫无疑问我们需要站出来呼吁,这是一种被动的解决方式。我想要看到的是政府在净化空气方面的投资。”

美国密歇根州弗林特市最近发生了可能是美国有史以来的最严重的饮用水危机,该市开始向那些担心供水安全的居民提供免费过滤器。

弗林特市市长随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扩大了保护行动的覆盖面,并且建议居民只饮用瓶装水或经过滤的自来水。随后不久,州政府扩大了发放瓶装水、过滤器、过滤芯以及家用测试包的范围,这些均通过官方渠道发放,少量以快递方式送到家里。然而,这并未免除向所有居民提供安全饮用水的责任。

如果对于空气污染来说最合乎伦理的方案是集中式处理,那对于饮用水来说则并非如此黑白分明。

如弗林特市的项目,在紧急情况下使用公共资金补贴提供过滤器和瓶装水在伦理上似乎是站得住脚的,当然,这要求所有居民都有平等的机会。

但是,如果公共供水系统没有执行联邦水标准给居民提供了不安全的水,等于将负担直接转嫁给个人,让他们意识到风险的存在,然后自己寻求降低风险的解决办法。

非盈利机构太平洋研究所前任所长兼首席科学家Peter Gleick表示,最近的事态发展致使美国的公共供水系统处于岔路口。一条途径是重建供水系统使其达到更高的标准,包括采用一些集中程度较低的方式。

另一条途径的未来被Gleick形容为“供水系统的质量和成本的螺旋式下降”。在这条途径下,富人安装点处理系统,而穷人则依靠瓶装水或饮用无保障的自来水。

Gleick认为,基础设施落后,农村的水污染和贫困将威胁到数百万美国人的基本供水服务。他表示,“不平等地获得安全和可负担的饮用水是个巨大且日益严重的问题,这是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所面临的困境。”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