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2018, 35(6):511-515.doi:10.13213/j.cnki.jeom.2018.17605

Dietary micronutrient intake status in different seasons among residents in Yangpu District, Shanghai


1. Department of School and Nutrition, Shanghai Yangpu District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Shanghai 200090, China2. Division of Health Risk Factors Monitoring and Control, Shanghai Municipal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Shanghai 200336, China

Accepted: 2017-10-11;  Published: 2018-07-06

Corresponding Author: ZANG Jia-jie, Email: zangjiajie@scdc.sh.cn  

[Objective] To understand the dietary micronutrient intake status and its seasonal variation among residents in Yangpu District, and provide a scientific basis for local nutritional intervention.

[Methods] Nutritional questionnaires were administed as face-to-face interveiws in spring and autum of 2012 and summer and winter of 2013 by trained investigators. The micronutrient intake per person day was calculated based on 3-day 24-hour dietary recall and weight of cooking oil, salt, aginomoto, and other condiments.

[Results] The intake differences of vitamin A, carotene, thiamine, riboflavin, niacin, ascorbic acid, Na, Mn, Zn, and Se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s < 0.05) in four seasons among residents in Yangpu District. The proportions of intake below estimated average requirement (EAR) of vitamin A, thiamine, riboflavin, niacin, ascorbic acid, Ca, Mg, Fe, Zn, Cu, P, and Se were 50.9%, 69.9%, 53.5%, 14.8%, 38.7%, 48.2%, 34.5%, 0.4%, 31.5%, 1.1%, 3.0%, and 26.5%, respectively.

[Conclusion] The residents' intake of micronutrients are different in four seasons in the selected district, and focus should be made on the deficiencies in vitamin A, thiamine, riboflavin, ascorbic acid, Ca, Mg, Zn, and Se.

Key Words: micronutrient;  diet;  intake status;  season 

表 1

2012—2013年杨浦区居民每标准人日微量营养素摄入量[中位数(四分位数间距)]

Table 1
表 2

2012—2013年不同季节杨浦区居民主要微量营养素摄入量的分布(%)

Table 2

Reference

[1]

韩军花, 李晓瑜, 严卫星.微量营养素风险等级的划分[J].营养学报, 2012, 34(3):212-215, 219.

[2]

李静, 常改, 潘怡, 等.天津城乡居民膳食微量营养素摄入及与高血压关系的研究[J].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6, 20(5):460-463.

[3]

张强, 万青青, 刘志涛, 等.云南城乡居民营养素摄入状况及膳食结构分析[J].中国公共卫生, 2016, 32(5):661-663.

[4]

贾海先.国内外强化食品对人群重点微量营养素的贡献率[J].卫生研究, 2015, 44(1):137-142.

[5]

杨月欣, 王光亚, 潘兴昌.中国食物成分表(第一册)[M]. 2版.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09:2-4.

[6]

程义勇.《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2013修订版简介[J].营养学报, 2014, 36(4):313-317.

[7]

姚滢秋.中国营养学会发布《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2013年修订版[J].营养学报, 2014, 36(4):308.

[8]

中国营养学会.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2013版)[M].北京:科学出版社, 2014:14-15.

[9]

常继乐, 王宇.中国居民营养与健康状况监测2010-2013年综合报告[M].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 2016:36-40.

[10]

于冬梅, 何宇纳, 郭齐雅, 等. 2002-2012年中国居民能量营养素摄入状况及变化趋势[J].卫生研究, 2016, 45(4):527-533.

[11]

汪正园, 虞慧婷, 朱珍妮, 等.上海居民不同季节能量及产能营养素摄入变化分析[J].营养学报, 2017, 39(1):10-13, 22.

[12]

徐继英, 姚海宏, 严青华, 等.上海市15岁以上人群超重率和肥胖率的现状及发展趋势[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 2014, 22(2):170-173.

[13]

NEUFELD LM, CAMERON BM. Identifying nutritional need for multiple micronutrient interventions[J]. J Nutr, 2012, 142(1):166S-172S.

[14]

PENA-ROSAS J P, DE-REGIL L M, ROGERS L M, et al. Translating research into action:WHO evidence-informed guidelines for safe and effective micronutrient interventions[J]. J Nutr, 2012, 142(1):197S-204S.

[15]

LAWRENCE M, WINGROVE K, NAUDE C, et al. Evidence synthesis and translation for nutrition interventions to combat micronutrient deficiencies with particular focus on food fortification[J]. Nutrients, 2016, 8(9):555.

[16]

李晓瑜. 微量营养素风险评估在食品强化标准制修订中的应用研究[D]. 北京: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2010.

[17]

中国营养学会.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6:10-11.

Metrics
  • PDF downloads (0)
  • Article visits (67)
  • XML Downloads (1)
  • Cited by (0)

Catalog

我国各级医疗机构对儿童用基本药物剂型和规格的需求调查

微量营养素主要包括维生素和矿物质,是人体生长发育和代谢必不可少的物质,在机体内发挥着重要的生理功能,缺乏某一种微量营养素会引起机体的不良反应甚至导致疾病[1]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日常的膳食模式也发生了改变,居民在不同膳食模式中摄入的微量营养素差异明显[2-3]。同时,由于一些食物如蔬菜和水果季节性较强,居民不同季节食物摄入种类也会发生变化,导致微量营养素的摄入出现差异。当前,在全球范围内,蛋白质-能量营养不良(protein-energy malnutrition,PEM)的问题已逐渐消除,微量营养素摄入不足成为主要营养问题之一[4]。本研究利用2012— 2013年开展的“上海市居民膳食与健康状况监测”项目中杨浦区的监测数据,从每标准人日微量营养素摄入量、四季微量营养素摄入量的分布和差异这三方面进行分析,以期评价居民膳食微量营养素摄入状况,探讨微量营养素摄入量随季节变化的特征,为指导该区营养干预工作提供依据。

1   材料与方法

1.1   数据来源

此次研究所有数据均来源于2012—2013年“上海市居民膳食与健康状况监测”项目的4个季节的调查数据。该项目采用多阶段分层随机抽样和概率比例规模抽样方法,共抽取杨浦区3个监测街道,每个监测街道随机抽取3个居委会,每个居委会随机抽取1个居民小组,从样本居民小组的15岁及以上人群中抽取12人,分3个年龄组(15岁~、45岁~、60岁~),每组分别抽取2男、2女,对抽中对象以其所在的家庭为单位对其共同生活的所有15岁及以上家庭成员开展一般情况调查和3天24小时膳食调查,最终调查103户家庭,共259人。

1.2   调查方法和内容

分别于2012年春、秋季和2013年夏、冬季各开展一次调查。问卷由经过统一培训并考核合格的调查员入户进行面对面询问调查,调查内容主要包括家庭成员年龄、性别、教育、职业、家庭收入等。同时采用“3天24小时膳食调查法”进行膳食调查并对家庭食用油、盐、味精等调味品进行称重。

1.3   评价标准

根据每位调查对象连续3 d食物摄入量和家中食用油、盐、味精等调味品消耗量,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的食物成分数据库[中国食物成分表(2009版)][5]为参照进行营养成分分析,结果以每标准人日摄入量表述,标准人定义为18岁从事轻体力劳动的男子(样本中所有年龄段人群,在数据分析时根据能量摄入量将其换算成标准人),能量需要量为9 418 kJ/d(2 250 kcal/d),并将4个季节微量营养素摄入量整合成全年摄入量。以《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2013版)》为依据,对居民膳食微量营养素摄入量进行评价,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dietary reference intakes,DRIs)指为保证人体合理摄入营养素而设定的每日平均膳食营养素摄入量的一组参考值,常用参数包括:平均需要量、推荐摄入量、适宜摄入量、可耐受最高摄入量,根据平均需要量和推荐摄入量可评价人群营养素摄入状况。平均需要量(estimated average requirement,EAR)指某一特定性别、年龄及生理状况群体中个体对某营养素需要量的平均值,推荐摄入量(recommended nutrient intake,RNI)指满足某一特定性别、年龄及生理状况群体中绝大多数个体(97%~98%)需要量的某种营养素摄入水平[6-8]

1.4   统计学分析

利用软件SPSS 21.0进行数据整理分析,采用均数(标准差)、中位数(四分位数间距)、构成比进行统计描述,不同季节营养素摄入量的比较采用秩和检验,不同季节营养素摄入量分布的构成比采用卡方检验。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调查对象的基本情况

核查数据并剔除搬出该区、死亡及外出求学等样本,杨浦区两年内参与四季调查人数分别为233、227、227和223人(每次调查均为相同目标人群),应答率分别为90.0%、87.6%、87.6%和86.1%,共完成910人次的调查。调查对象的男、女性别比为0.96: 1,年龄范围为15~89岁,平均年龄为(52.1± 16.8)岁,15~44岁、45~59岁和60岁及以上人群分别占30.3%、33.7%、35.9%。

2.2   居民微量营养素摄入状况及四季比较

2.2.1   维生素

杨浦区居民全年每标准人日维生素A、胡萝卜素、视黄醇、维生素B1、维生素B2、烟酸、维生素C和维生素E的摄入量分别为551.7μgRE、1924.7μg、194.2 μg、1.0 mg、1.2 mg、18.6 mg、100.1 mg和30.7 mg。居民视黄醇和维生素E摄入量在不同季节间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维生素A、胡萝卜素、维生素B1、维生素B2、烟酸、维生素C的四季摄入量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5)。两两比较后发现,在4个季节中,维生素A、胡萝卜素摄入量以春季最低(P < 0.05),而维生素B1摄入量以秋季最低(P < 0.05),夏季烟酸摄入量低于冬季(P < 0.05),春秋两季维生素C摄入量低于冬季(P < 0.05)(见表 1)。

表1

2012—2013年杨浦区居民每标准人日微量营养素摄入量[中位数(四分位数间距)]

2.2.2   矿物质

杨浦区居民全年每标准人日钾、钠、钙、镁、铁、锰、锌、铜、磷和硒的摄入量分别为2 286.3、4 616.1、661.7、321.9、22.6、5.3、12.2、2.0、1 163.3 mg和65.8μg,居民四季钠、锰、锌、硒摄入量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5),钾、钙、镁、铁、铜、磷的摄入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两两比较后发现,春季钠摄入量在四季中最低且秋季摄入量高于冬季(P < 0.05),秋季锰摄入量低于夏季和冬季(P < 0.05),春季硒的摄入量在四季中最低(P < 0.05)(见表 1)。

2.3   居民全年主要微量营养素摄入状况的评价

杨浦区居民全年维生素A、维生素B1、维生素B2、烟酸和维生素C的摄入量 <EAR的比例分别占50.9%、69.9%、53.5%、14.8%和38.7%,存在摄入不足的风险,4个季节中居民维生素A、维生素B1、维生素B2摄入量分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5)。居民全年钙、镁、铁、锌、铜、磷、硒的摄入量 <EAR的比例分别占48.2%、34.5%、0.4%、31.5%、1.1%、3.0%、26.5%,存在摄入不足的风险。居民铁、铜、磷的摄入量≥ RNI的分别占95.7%、95.6%、93.2%,绝大部分居民铁、铜、磷元素摄入充足。4个季节中居民镁、锌摄入量分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见表 2)。

表2

2012—2013年不同季节杨浦区居民主要微量营养素摄入量的分布(%)

3   讨论

当前社会、经济和文化持续发展,城镇化和老龄化加剧,我国正处于营养与健康状况变迁的关键时期[9],因此,动态监测居民膳食微量营养素摄入规律,对有针对性地调整营养干预措施尤为重要。

本研究发现杨浦区居民视黄醇、维生素E、钾、钙、镁、铁、铜、磷摄入量的季节性变化不大,维生素A、胡萝卜素、维生素B1、维生素B2、烟酸、维生素C、钠、锰、锌、硒的摄入量存在季节性差异,其中,春季维生素A、胡萝卜素及秋季维生素B1的摄入量在四季中均处于最低,夏季烟酸和春秋两季维生素C的摄入量均低于冬季,春季钠、硒摄入量在四季中均处于最低,秋季钠摄入量高于冬季,秋季锰摄入量则低于夏冬两季。提示该开展本区营养相关工作时,应结合季节因素进行综合考虑。

研究还发现:该区居民存在膳食维生素A、维生素B1、维生素B2、烟酸、维生素C、钙、镁、锌、硒等微量营养素摄入不足的风险。其中,维生素A、维生素B1、维生素B2摄入不足比例较高,分别占50.9%、69.9%和53.5%,但均低于2012年全国城市调查结果(70.9%、83.7%、88.2%);钙、镁、锌、硒摄入不足的比例分别占48.2%、34.5%、31.5%和26.5%,其中钙和锌元素摄入不足比例均低于2012年全国城市(95.4%和37.8%)[10]。综上所述,上海市杨浦区居民主要微量维生素摄入不足的问题仍较严重,但摄入不足的人群比例低于2012年全国城市调查结果,可能与这些年来政府加强营养宣传,改变居民营养相关知信行有关[11-12]

研究表明,在全世界范围内微量营养素缺乏仍是重大公共卫生问题[13],而食物强化、平衡膳食/膳食多样化和营养素补充剂三种措施可用来预防和控制微量营养素缺乏[14-15],其中平衡膳食/膳食多样化是最为理想的改善措施[16]。今后应继续在全区范围内加强营养宣教,大力普及《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17],重视居民膳食微量营养素缺乏的问题。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Export file

Format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