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当期目录> 正文

2021, 38(8):825-832.doi:10.13213/j.cnki.jeom.2021.20596

中国四省55岁及以上人群血压状况与轻度认知障碍的关联


1a.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公共营养室, 北京 100050 ;
1b.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国民营养计划行动办公室, 北京 100050 ;
2. 杭州市西湖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监测科, 浙江 杭州 310030 ;
3. 常德市石门县皂市镇中心卫生院公共卫生办公室, 湖南 常德 415311 ;
4. 汉中市汉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办公室, 陕西 汉中 723000 ;
5. 河北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河北 石家庄 050017

收稿日期: 2020-12-22;  录用日期:2021-06-22;  发布日期: 2021-09-03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2017YFC0907701)

通信作者: 张兵, Email: zhangbing@chinacdc.cn  

作者简介: 杜文雯(1982-), 女, 博士, 副研究员; E-mail: duww@ninh.chinacdc.cn

组稿专家  王志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E-mail:zhangbing@chinacdc.cn

伦理审批  已获取

利益冲突  无申报

[背景] 55岁及以上人群是高血压和认知功能障碍的高发群体。国外研究显示血压状况与认知功能下降有关,但我国相关领域的研究较少。

[目的] 了解我国四省55岁及以上人群血压状况及轻度认知障碍的人群分布特征,分析不同血压状况与轻度认知障碍的关系。

[方法] 研究资料来源于“神经系统疾病专病社区队列研究”2018—2019年基线调查数据。选取现场血压测量值、高血压诊断史、认知功能评估和个人基础信息等数据完整的55岁及以上人群作为研究对象,共4 452人。依据现场血压测量数据及是否有高血压诊断史,将血压状况分为以下四个类别:非高血压、高血压知晓(包括高血压控制、高血压未控制)和高血压不知晓。采用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进行总体认知功能评估,结合教育水平判定是否为轻度认知障碍。利用卡方检验比较不同特征分层的血压状况及轻度认知障碍的分布差异。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分析不同血压状况与轻度认知障碍的关联。

[结果] 调查人群中总体高血压率为55.3%,其中高血压控制、高血压未控制和高血压不知晓的比例分别为11.8%、20.1%和23.4%。高血压患病率在城乡、年龄组、最高受教育水平、家庭人均月收入、工作状况、吸烟及BMI水平分组下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轻度认知障碍检出率为38.1%。轻度认知障碍检出率在城乡、年龄组、最高受教育水平、家庭人均月收入及工作状况分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5)。在控制了人口学因素、生活方式因素、膳食因素、BMI分级、居住地区后,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高血压不知晓组的轻度认知障碍风险为非高血压组的1.28(95%CI:1.06~1.55)倍。

[结论] 我国55岁及以上人群中高血压和轻度认知障碍问题突出。高血压不知晓与轻度认知障碍检出风险增加相关。

关键词: 55岁及以上人群;  高血压;  血压;  轻度认知障碍 

轻度认知障碍(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MCI)是指记忆力或其他认知功能进行性减退,但日常生活能力并未受到明显影响,是介于正常老化和痴呆之间的一个过渡阶段[1]。MCI的常见危险因素包括人口学因素(年龄、性别、教育水平等)、膳食因素、生活方式因素、血管危险因素(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肥胖、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等)、脑卒中、遗传因素、系统性疾病、代谢性疾病、内分泌疾病、中毒等[1-3]。2014年的一项流行病学调查研究显示,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MCI的分型以血管性MCI为主,占全部MCI的42%[4]。高血压是老年人主要的心血管危险因素[5],同时也是神经认知性疾病的一个危险因素,研究表明高血压对MCI风险增加有重要影响[6-7]。美国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对基线未患脑卒中和认知功能障碍的22 164名45岁及以上调查对象进行了平均8.1年的随访,结果显示整体认知能力下降与收缩压升高、舒张压降低和脉压升高有关,在控制了年龄对认知轨迹的影响后,血压与语言记忆和执行功能的下降无关,同时与收缩压相关的认知功能下降幅度在黑人和男性中更大[8]

虽然血压与认知功能的关系已引起学界关注,但我国仍然缺乏大人群的流行病学研究。本研究利用“神经系统疾病专病社区队列研究”的基线调查数据,对我国四省55岁及以上社区人群血压状况与MCI的关系进行探讨,研究结果将为防控MCI提供一定的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资料来源

本研究数据来源于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牵头,由河北医科大学和浙江省、陕西省及湖南省疾控中心合作开展的“神经系统疾病专病社区队列研究”。该研究立足中国社区人群,以探索阿尔茨海默症等神经系统疾病的关键危险因素为目的,为实现精准预防提供依据。该课题采用分层多阶段整群随机抽样方法,按照行政区划在河北、浙江、陕西及湖南省采用随机数字法分别随机抽取2个城市点(其中包括1个省会城市)及2个县城点,在每个抽中的城市点随机选择1个城市居委会和1个郊区村,在每个县城点随机选择1个县城居委会和1个农村,每个社区均按照年龄组和性别进行成比例抽样。本研究选取2018—2019年基线调查中参与认知功能评估的55岁及以上调查对象5 602人,剔除现场测量血压值及相关控制变量缺失者,最终纳入4 452人作为研究对象。该课题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伦理审查委员会批准(编号:2017-020),所有调查对象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1.2   研究方法

1.2.1   MCI判定标准

本研究采用蒙特利尔认知评估(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MoCA)量表对研究对象进行认知功能评估。MoCA量表在区分正常老年人与MCI患者时更为准确,具有较高的敏感度和特异度,多用于早期筛查MCI[9-10]。MoCA量表满分30分,考虑到教育水平对量表理解的影响,当受教育年限≤ 12年且MoCA得分 < 30分时,总分加1分[11]。按照教育水平不同,设定MCI的判定切点:文盲组≤ 13分,小学组≤ 19分,初中及以上组≤ 24分,即判定为MCI[11]

1.2.2   血压状况的评价方法

血压测量人员均经过统一培训并通过考核。采用标准汞柱式血压计,于安静的室内测定血压。以出现清晰的低调叩击音(即第一阶段柯氏音)时,水银柱凸面高度的刻度数值记为收缩压;以声音消失(即第五阶段柯氏音)时,水银柱凸面高度的刻度数值记为舒张压。现场共测量3次血压,每次测量完毕后,等待至少30s再进行下一次测量。

依据现场测量的血压均值和是否有高血压诊断史,将血压状况分为以下类别:非高血压(收缩压 < 140 mmHg,且舒张压 < 90 mmHg,且没有高血压诊断史)、高血压知晓(有高血压诊断史)和高血压不知晓(收缩压≥ 140 mmHg或/ 且舒张压≥ 90 mmHg,且没有高血压诊断史);在高血压知晓中根据高血压控制情况又分为高血压控制(收缩压 < 140 mmHg,且舒张压 < 90 mmHg,且有高血压诊断史)和高血压未控制(收缩压≥ 140 mmHg或/ 且舒张压≥ 90 mmHg,且有高血压诊断史)。

1.2.3   相关控制变量和分组

本研究中纳入的相关控制变量通过问卷调查和现场体格测量进行收集,具体变量和分组包括居住地区(城市、农村)、年龄(55岁~、65岁~、≥ 75岁)、性别(男、女)、教育水平(文盲、小学、初中及以上)、工作状况(无工作、有工作、退休返聘)、家庭人均月收入(< 1000元、1000元~、4 000元~、≥ 8 000元)、现在平均每天吸烟≥ 1支(是、否)、过去1年几乎每天饮酒(是、否)、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BMI)水平(正常,BMI < 24 kg·m-2;超重,24 kg·m-2 ≤ BMI < 28 kg·m-2;肥胖,BMI ≥ 28 kg·m-2)、静坐时间(h·d-1)、身体活动量(代谢当量·h· 周-1)、家庭人均烹调油、盐用量(g· 月-1)。

1.3   统计学分析

数据清理及分析使用SAS 9.4软件。分类变量用构成比描述,连续性变量用中位数和P25P75描述。使用Cochran-Mantel-Haenszel χ2检验比较不同特征分层的血压状况构成比分布,以及MCI检出率及其95%CI的差异。以是否为MCI作为应变量,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不同血压状况对MCI的影响。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血压状况

本研究共纳入4 452名55岁及上人群进行分析,其中城市2 413人,农村2039人。年龄构成以55~64岁组和65~74岁组为主,分别占40.7% 和40.9%。女性比例(54.9%)高于男性(45.1%)。小学及以上教育水平的人群比例为85.7%。82.1% 的调查对象目前处于无工作状态。家庭人均月收入以1 000~3 999元为主,占比62.7%。每天吸烟1支及以上、几乎每天饮酒的比例分别为15.8% 和5.7%。超重、肥胖比例分别为37.1% 和13.7%。见表 1。身体活动、静坐时间、家庭烹调油盐用量的结果见补充材料表S1。

表1

中国四省55岁及以上人群血压状况分布

Table1.

Distribution of blood pressure status among people aged 55 years and over in four provinces of China

调查人群中总体高血压率为55.3%,高血压不知晓人群比例为23.4%。高血压知晓比例为31.9%,其中高血压控制、高血压未控制比例分别为11.8% 和20.1%。高血压患病率农村高于城市(P < 0.05),每日吸烟1支及以上组高血压率较低(P < 0.05),同时在年龄、最高受教育水平、家庭人均月收入、工作状况、BMI水平分组下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5)。见表 1

2.2   MCI检出情况

≥ 55岁人群总体MCI检出率为38.1%,农村居民检出率(42.9%)高于城市居民(34.1%)。年龄、家庭人均月收入、最高受教育水平和工作状况分组下MCI检出率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5)。性别、吸烟、饮酒、BMI水平分组下MCI检出率差异则未见统计学意义(P > 0.05)。见表 2

表2

中国四省55岁及以上人群轻度认知障碍的分布

Table2.

Distribution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mong people aged 55 years and over in four provinces of China

2.3   多因素分析结果

未校正相关控制变量前,与非高血压组相比,高血压控制、高血压未控制及高血压不知晓组MCI检出风险增加(P < 0.05)。进一步校正个体水平的人口学因素(年龄、性别、教育水平、工作状况、家庭收入)、生活方式(吸烟、饮酒、身体活动、静坐时间)、膳食因素(家庭烹调油/ 盐用量)、BMI分级以及社区水平的城乡变量(居住地区)后,仅高血压不知晓与MCI风险增加的关系有统计学意义,高血压不知晓组的MCI风险为非高血压组的1.28(95%CI:1.06~1.55)倍。见表 3

表3

中国四省55岁及以上人群血压状况与轻度认知障碍关联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Table3.

Multiple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blood pressure status and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mong people aged 55 years and over in four provinces of China

3   讨论

本研究基于“神经系统疾病专病社区队列研究”的基线调查数据,描述分析了4 452名55岁及以上人群的血压状况、MCI检出率的分布特征及两者的关联性。结果显示,调查人群中高血压知晓的人群比例仅占高血压人群的一半左右,而血压得到控制的人群比例约占高血压人群的五分之一。农村、高龄、低教育水平、无工作、低收入、超重肥胖组高血压率较高。MCI检出率的分布同样存在人群差异,农村人群MCI检出率高于城市。在校正个体水平及社区水平的相关变量后,高血压不知晓者患MCI的风险为非高血压者的1.28倍。

死因监测数据显示,2005—2017年间我国高血压心脏病、阿尔茨海默症的死亡数分别增加了94.5% 和62.4%,位居死亡数增幅前2位,2017年分别上升至我国人群死因排序的第8和第5位[12]。高血压是造成我国居民疾病负担的主要危险因素[12],与心脑血管病发病和死亡风险之间存在密切关联。2013年中国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数据显示,我国≥ 60岁居民高血压患病率为58.3%[13],与本研究结果接近,说明高血压是我国老年人最主要的慢性疾病之一。然而,从高血压知晓和控制层面来看,血压状况不容乐观[14]

近年来阿尔茨海默症在我国的发病率和患病率逐年上升,带来了严重的社会经济和疾病负担[15]。阿尔茨海默症是一种以认知功能减退为主要症状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是不可逆转的,因此早预防、早干预、早诊治对于降低疾病负担具有重要意义。MCI患者是阿尔茨海默症的潜在风险人群。有研究对6 152名社区老人进行3年随访,发现MCI组老年人向阿尔茨海默症的平均年转归率为6.53% 人年,为认知正常组的5.27倍,而患高血压是MCI转归为阿尔茨海默症的危险因素(RR=3.28,95%CI:3.02~8.48)[16]

多项研究表明高血压是MCI发病的独立危险因素[17],高血压合并其他慢性病的多病共存状态对认知功能的影响更大[18]。高血压通过破坏血管的结构和功能,减少局部脑血流,从而对认知功能造成损伤,但其中的作用机制较为复杂,尚无定论[19]。研究发现血压水平升高与老年人认知功能呈负相关,相关血压指标如收缩压、舒张压、脉压、血压变异性可能通过对不同认知域产生影响从而降低认知功能,但相关机制通路尚未明确[20]。此外,随着高血压病程的延长,认知功能减退的风险也会增加[21]。本研究在调整了相关个体水平和社区水平影响因素[2, 22]的基础上发现高血压不知晓的≥ 55岁人群患MCI的检出风险是非高血压者的1.28倍,高血压知晓人群(包括高血压控制和高血压未控制)中未发现MCI检出风险的变化。高血压不知晓人群在血压升高的基础上,往往合并不健康的生活方式[23],从而增加了认知功能减退的风险。高血压知晓人群则可能通过降低血压和/ 或健康行为(例如合理运动),对认知功能起到一定的改善作用[24]。由于我国高血压知晓率普遍不高,因此普及健康宣教,对重点人群开展高血压筛查,提高高血压知晓率和控制率,不仅对于高血压防控有重要意义,而且对于预防和降低认知功能减退也有一定的公共卫生意义。

本研究调查了我国四省≥ 55岁人群的血压状况、MCI检出率的分布特征及其相关性,为开展MCI的人群防控提供了依据。同时,本研究也存在一定局限性。首先,虽然MoCA量表在MCI的人群筛查中敏感性及适用性均较好,但作为一种神经心理学评估工具,缺乏客观的临床检查依据进行准确诊断。其次,本研究仅对血压状况进行分组,受数据收集方法限制,未纳入血压水平、血压变异性及高血压病程等其他相关血压指标,其与MCI的关联性还有待进一步验证。MCI影响因素较多,本研究基于已有文献报道,分析时主要涵盖了高血压状况、社会人口经济因素、生活方式、膳食因素等,没有对其他的影响因素进行全面调整控制,可能会对研究结论产生一定影响。此外,本研究的分析数据来源于基线调查的横断面数据,对血压状况与MCI的关联性有提示意义,但不能进行关联的因果推断及通路研究,还有待更多队列数据的验证。

综上,我国55岁及以上人群中高血压和轻度认知障碍问题突出,高血压不知晓与轻度认知障碍检出风险增加相关。

表1

中国四省55岁及以上人群血压状况分布

Table 1

Distribution of blood pressure status among people aged 55 years and over in four provinces of China

表2

中国四省55岁及以上人群轻度认知障碍的分布

Table 2

Distribution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mong people aged 55 years and over in four provinces of China

表3

中国四省55岁及以上人群血压状况与轻度认知障碍关联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Table 3

Multiple logistic regression analysis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blood pressure status and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mong people aged 55 years and over in four provinces of China

参考文献

[1]

中国痴呆与认知障碍诊治指南写作组, 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认知障碍疾病专业委员会. 2018中国痴呆与认知障碍诊治指南(五): 轻度认知障碍的诊断与治疗[J]. 中华医学杂志, 2018, 98(17): 1294-1301.

DOI: 10.3760/cma.j.issn.0376-2491.2018.17.003
[1]

Chinese Dementia and Cognitive Impairment Guidelines Writing Group, Professional Committee of Cognitive Impairment of Neurologists Branch of 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 2018 Chinese guidelines for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dementia and cognitive impairment(5):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J]. Natl Med J China, 2018, 98(17): 1294-1301.

DOI: 10.3760/cma.j.issn.0376-2491.2018.17.003
[2]

袁琳丽, 傅荣, 李敬伟, 等. 社区老年人轻度认知障碍影响因素Meta分析[J]. 现代预防医学, 2019, 46(22): 4099-4104.

 
[2]

YUAN L L, FU R, LI J W, et al. Influencing factors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mong the community-based elderly population: a meta-analysis[J]. Mod Prev Med, 2019, 46(22): 4099-4104.

 
[3]

SANFORD A M.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J]. Clin Geriatr Med, 2017, 33(3): 325-337.

DOI: 10.1016/j.cger.2017.02.005
[4]

JIA J, ZHOU A, WEI C, et al. The prevalence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nd its etiological subtypes in elderly Chinese[J]. Alzheimers Dement, 2014, 10(4): 439-447.

DOI: 10.1016/j.jalz.2013.09.008
[5]

王志会, 王临红, 李镒冲, 等. 2010年中国60岁以上居民高血压和糖尿病及血脂异常状况调查[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2, 46(10): 922-926.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2.10.013
[5]

WANG Z H, WANG L H, LI Y C, et al. Current status of diabetes, hypertension and dyslipidemia among older Chinese adults in 2010[J]. Chin J Prev Med, 2012, 46(10): 922-926.

DOI: 10.3760/cma.j.issn.0253-9624.2012.10.013
[6]

葛婷爱, 周逸丹, 王赛英, 等. 老年高血压患者合并脑血管血流动力学异常对轻度认知功能障碍的影响[J]. 中华高血压杂志, 2018, 26(6): 582-585.

 
[6]

GE T A, ZHOU Y D, WANG S Y, et al. Effect of cerebral vascular hemodynamic abnormalities on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in elderly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J]. Chin J Hypertens, 2018, 26(6): 582-585.

 
[7]

XU X, PARKER D, SHI Z, et al. Dietary pattern, hypertension and cognitive function in an older population: 10-year longitudinal survey[J]. Front Public Health, 2018, 6: 201.

DOI: 10.3389/fpubh.2018.00201
[8]

LEVINE D A, GALECKI A T, LANGA K M, et al. Blood pressure and cognitive decline over 8 years in middle-aged and older black and white Americans[J]. Hypertension, 2019, 73(2): 310-318.

DOI: 10.1161/HYPERTENSIONAHA.118.12062
[9]

陈佳, 叶子容, 袁满琼, 等. 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在轻度认知功能障碍筛查中的应用与进展[J]. 中华精神科杂志, 2017, 50(5): 386-389.

DOI: 10.3760/cma.j.issn.1006-7884.2017.05.014
[9]

CHEN J, YE Z R, YUAN M Q, et al. Application and progress of 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 scale in screening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J]. Chin J Psychiatry, 2017, 50(5): 386-389.

DOI: 10.3760/cma.j.issn.1006-7884.2017.05.014
[10]

王凯, 林翠茹, 李海娇, 等. 常用认知功能检查量表在阿尔茨海默病中的应用[J]. 中国老年学杂志, 2015, 35(24): 7249-7252, 7253.

DOI: 10.3969/j.issn.1005-9202.2015.24.138
[10]

WANG K, LIN C R, LI H J, et al. The application of cognitive function test scale in Alzheimer's disease[J]. Chin J Gerontol, 2015, 35(24): 7249-7252, 7253.

DOI: 10.3969/j.issn.1005-9202.2015.24.138
[11]

LU J, LI D, LI F, et al. 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 in detecting cognitive impairment in Chinese elderly individuals: a population-based study[J]. J Geriatr Psychiatry Neurol, 2011, 24(4): 184-190.

DOI: 10.1177/0891988711422528
[12]

殷鹏, 齐金蕾, 刘韫宁, 等. 2005-2017年中国疾病负担研究报告[J]. 中国循环杂志, 2019, 34(12): 1145-1154.

DOI: 10.3969/j.issn.1000-3614.2019.12.001
[12]

YIN P, QI JL, LIU YN, et al. Burden of disease in the Chinese population from 2005 to 2017[J]. Chin Circ J, 2019, 34(12): 1145-1154.

DOI: 10.3969/j.issn.1000-3614.2019.12.001
[13]

王丽敏, 陈志华, 张梅, 等. 中国老年人群慢性病患病状况和疾病负担研究[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9, 40(3): 277-283.

[13]

WANG L M, CHEN Z H, ZHANG M, et al. Study of the prevalence and disease burden of chronic disease in the elderly in China[J]. Chin J Epidemiol, 2019, 40(3): 277-283.

[14]

严小芳, 杨静玮, 白雪珂, 等. 华东地区64万成年人高血压知晓、治疗和控制情况[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20, 41(1): 68-73.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20.01.013
[14]

YAN X F, YANG J W, BAI X K, et al. Awareness, treatment and control of hypertension in 640000 adults in eastern China[J]. Chin J Epidemiol, 2020, 41(1): 68-73.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20.01.013
[15]

郭洪菊, 李玥伶, 王娟. 阿尔茨海默病与帕金森病疾病负担研究分析[J]. 慢性病学杂志, 2018, 19(11): 1511-1514.

 
[15]

GUO H J, LI Y L, WANG J. Study on the disease burden of Alzheimer's disease and Parkinson's disease[J]. Chronic Pathematol J, 2018, 19(11): 1511-1514.

 
[16]

王艳平, 翟静波, 朱芳, 等. 太原市社区老年人轻度认知功能障碍向阿尔茨海默病转归三年随访研究[J].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1, 32(2): 105-109.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1.02.001
[16]

WANG Y P, ZHAI J B, ZHU F, et al. A three-year followUp study on the transfer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to Alzheimer's disease among the elderly in Taiyuan city[J]. Chin J Epidemiol, 2011, 32(2): 105-109.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11.02.001
[17]

KEYIMU K, ZHOU X H, MIAO H J, et al.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risk factor survey of the Xinjiang Uyghur and Han elderly[J]. Int J Clin Exp Med, 2015, 8(8): 13891-13900.

[18]

韩耀风, 袁满琼, 方亚. 常见慢性病对老年人轻度认知功能障碍前期的影响[J]. 中国卫生统计, 2019, 36(2): 232-235, 239.

 
[18]

HAN Y F, YUAN M Q, FANG Y. Effects of common chronic diseases on the early stage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in the elderly[J]. Chin J Health Stat, 2019, 36(2): 232-235, 239.

 
[19]

王文潇, 张占军, 李馨, 等. 高血压在脑认知功能障碍中的作用研究进展[J]. 中华神经外科疾病研究杂志, 2016, 15(2): 187-189.

 
[19]

WANG W X, ZHANG Z J, LI X, et al. The role of hypertension in brain cognitive impairment[J]. Chin J Neurosurg Dis Res, 2016, 15(2): 187-189.

 
[20]

FORTE G, DE PASCALIS V, FAVIERI F, et al. Effects of blood pressure on cognitive performance: a systematic review[J]. J Clin Med, 2019, 9(1): 34.

DOI: 10.3390/jcm9010034
[21]

姜沪, 王晓敏, 黄开勇, 等. 南宁市社区老年人轻度认知障碍患病现况及影响因素研究[J].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9, 23(3): 313-317.

 
[21]

JIANG H, WANG XM, HUANG KY, et al. Study on prevalence of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mong elderly people in communities of Nanning[J]. Chin J Dis Control Prev, 2019, 23(3): 313-317.

 
[22]

POWER M C, TCHETGEN E J, SPARROW D, et al. Blood pressure and cognition: factors that may account for their inconsistent association[J]. Epidemiology, 2013, 24(6): 886-893.

DOI: 10.1097/EDE.0b013e3182a7121c
[23]

景方圆, 丁烨, 李迎君, 等. 中国成人高血压知晓情况与体力活动的关联[J]. 国际流行病学传染病学杂志, 2018, 45(3): 181-186.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49.2018.03.008
[23]

JING F Y, DING Y, LI Y J,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hypertension awareness and physical activity among adults in China[J]. Int J Epidemiol Infect Dis, 2018, 45(3): 181-186.

DOI: 10.3760/cma.j.issn.1673-4149.2018.03.008
[24]

史云聪, 王立立, 郭艺芳. 运动、高血压与认知功能[J]. 中国心血管杂志, 2020, 25(4): 393-396.

DOI: 10.3969/j.issn.1007-5410.2020.04.019
[24]

SHI Y C, WANG L L, GUO Y F. Exercise, hypertension and cognitive function[J]. Chin J Cardiovasc Med, 2020, 25(4): 393-396.

DOI: 10.3969/j.issn.1007-5410.2020.04.019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2017YFC0907701)

[作者简介]

[收稿日期] 2020-12-22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53)
  • 文章访问量 (200)
  • XML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目录

中国四省55岁及以上人群血压状况与轻度认知障碍的关联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