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当期目录> 正文

2020, 37(9):897-902.doi:10.13213/j.cnki.jeom.2020.20169

镉致肾细胞损伤中氧化应激及N6-甲基腺苷修饰酶表达变化


大理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大理大学预防医学研究所, 云南 大理 671000

收稿日期: 2020-04-17;  录用日期:2020-07-20;  发布日期: 2020-10-15

基金项目: 2019年云南省教育厅科学研究基金项目(2019Y0255);大理大学博士科研启动项目(KYBS2018006)

通信作者: 谷仕艳, Email: ygsy727@163.com  

作者简介: 何作顺(1966-), 男, 学士, 教授; E-mail:hzs338@163.com

利益冲突  无申报

[背景] N6-甲基腺苷(m6A)修饰酶可参与细胞损伤过程,但m6A修饰酶在镉引起肾细胞损伤中有何变化尚不清楚。

[目的] 观察CdSO4致肾小管上皮细胞(HK-2细胞)损伤过程中m6A修饰酶的变化水平。

[方法] 以不同浓度CdSO(4 0、4、8、16 μmol·L-1)处理HK-2细胞24 h后对相应指标进行检测。用Hoechst染色法观察细胞凋亡水平,镜下随机选取视野计数正常细胞和凋亡细胞,计算细胞凋亡率,利用相应试剂盒检测细胞中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活性、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GSH-PX)活性、丙二醛(MDA)含量,以蛋白免疫印迹法检测m6A甲基转移酶中的甲基转移酶样3(METTL3)和脂肪量与肥胖相关蛋白(FTO)的蛋白表达水平,荧光定量PCR法检测YTH结构域家族蛋白1(YTHDF1)和YTH结构域家族蛋白3(YTHDF3)的mRNA水平。

[结果] 经0、4、8、16μmol·L-1 CdSO4处理后,细胞凋亡率依次为6.83%、5.17%、21.17%、35.80%;4、8、16 μmol·L-1组SOD活性依次是(15.41±0.96)、(13.57±1.42)、(10.96±0.61)×103 U·g-1,与"0"组相比,各组均有降低(P < 0.05)。GSH-PX活性在CdSO4浓度为8 μmol·L-1时降低至(8.74±3.91)U·g-1,而在8、16 μmol·L-1 CdSO4作用时,MDA含量分别升高至(87.69±3.05)、(93.42±4.71)μmol·g-1P < 0.05)。蛋白免疫印记结果显示,METTL3蛋白相对表达水平在4、8、16 μmol·L-1时分别升高至"0"组的1.09、1.25、1.33倍,FTO蛋白相对表达水平在8、16 μmol·L-1时分别为0.81和0.74(P < 0.05)。在CdSO4浓度为4 μmol·L-1时,YTHDF1的mRNA水平是"0"组的7.62倍,YTHDF3的mRNA水平在4、16 μmol·L-1 CdSO4作用时是"0"组的2.65、2.26倍(P < 0.05)。

[结论] 在CdSO4致HK-2细胞发生损伤过程中,m6A修饰酶METTL3和FTO的蛋白水平以及YTHDF1YTHDF3的mRNA水平发生不同程度的变化。

关键词: HK-2细胞;  氧化应激;  甲基转移酶;  去甲基化酶;  甲基结合蛋白 

镉作为最常见的环境污染物,长期过量摄入将对机体造成不可逆损伤[1-2]。近年研究者对镉毒性展开了大量研究,其中以慢性镉中毒造成的肾细胞损伤格外引人关注[2-4]。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氧化应激和细胞凋亡是镉致肾细胞损伤的重要机制,即镉能显著降低超氧化物歧化酶(superoxide dismutase,SOD)和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glutathione peroxidase,GSH-PX)等抗氧化酶的活性,削弱肾细胞抵御氧化损伤的能力进而升高丙二醛(malondialdehyde,MDA)含量,引起细胞凋亡、坏死或自噬等多种不良结局,最终诱发多种肾相关疾病[4-7]。然而,镉致肾细胞损伤的毒性机制仍未完全明确,尚需做进一步探讨。

N6-甲基腺苷(N6-methyladenosine,m6A)修饰酶是甲基转移酶、去甲基化酶和甲基结合蛋白的统称,它们共同调控多种RNA上的m6A修饰而参与多种生理病理学事件[8-9]。当前研究显示,m6A修饰酶中的甲基转移酶样3(methyltransferase like 3,METTL3)、脂肪量与肥胖相关蛋白(fat mass and obesity associated protein,FTO)、YTH结构域家族蛋白1(YTH domain family protein 1,YTHDF1)和YTH结构域家族蛋白3(YTH domain family protein 3,YTHDF3)可改变细胞的氧化应激水平,引起细胞凋亡,最终导致细胞损伤[10-15]。那么在镉致肾细胞损伤过程中,METTL3、FTO、YTHDF1和YTHDF3等m6A修饰酶如何变化?目前未见报道。

本研究选取人肾小管上皮细胞HK-2作为研究对象,使用不同浓度硫酸镉(CdSO4)对HK-2细胞进行染毒,以氧化应激指标(SOD、GSH-PX、MDA)和细胞凋亡评估CdSO4对HK-2细胞的损伤情况,同时测定METTL3、FTO、YTHDF1和YTHDF3等m6A修饰酶的变化情况,旨在了解m6A修饰酶在镉致HK-2细胞损伤过程中的变化规律,这将为镉致肾细胞损伤的RNA表观遗传学研究提供新思路。

1   材料与方法

1.1   试剂和仪器

1.1.1   实验细胞株

人肾小管上皮细胞HK-2购自广州吉妮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1.1.2   主要试剂

硫酸镉(CdSO4,国药集团化学试剂有限公司,无色结晶,溶于生理盐水),RPMI 1640细胞培养基(美国Gibco公司),细胞凋亡-Hoechst染色试剂盒(北京雷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SOD活性检测试剂盒、GSH-PX检测试剂盒、MDA检测试剂盒、Western及IP细胞裂解液(上海碧云天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兔抗METTL3多克隆抗体、兔抗FTO多克隆抗体、兔抗甘油醛-3-磷酸脱氢酶(glyceraldehyde-3-phosphate dehydrogenase,GAPDH)多克隆抗体(北京博奥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山羊抗兔IgG/辣根过氧化物酶(北京中杉金桥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RNA提取试剂盒、Quant cDNA第一链合成试剂盒、SuperReal荧光定量预混试剂增强版(SYBR Green)(北京天根生化科技有限公司),YTHDF1YTHDF3GAPDH引物(上海捷瑞生物工程有限公司)。

1.1.3   主要仪器

荧光显微镜(日本Nikon公司),多功能荧光酶标仪(上海闪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恒温金属浴(杭州博日科技有限公司),垂直蛋白电泳仪、转印电泳仪(北京六一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脱色摇床(常州国华电器有限公司),荧光化学发光凝胶成像系统(上海培清科技有限公司),超微量紫外可见分光光度计(四川中浪科技有限公司),荧光定量聚合酶链反应(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PCR)仪(美国Applied biosystems公司)。

1.2   实验方法

1.2.1   细胞培养

HK-2细胞置于饱和湿度、37 ℃、5% CO2的细胞培养箱中培养,细胞长至铺满瓶底80%~90%时传代一次。每100mL培养基由89mL RPMI 1640细胞培养基、10 mL胎牛血清和1 mL双抗组成。

1.2.2   细胞凋亡测定

根据课题组前期的研究,CdSO4终浓度为0、4、8、16 µmol·L-1染毒24 h后可较好观察到CdSO4对HK-2细胞存活率的影响,故本研究采用这4个浓度对HK-2细胞进行后续的研究。取生长状态良好的细胞接种于6孔板中,过夜孵育后,每孔分别加入CdSO4终浓度为0、4、8、16 µmol·L-1的培养基1 mL,待CdSO4染毒24 h后弃液,据细胞凋亡-Hoechst染色试剂盒说明书依次进行固定、清洗和染色,在荧光显微镜下以紫外光激发,镜下随机选取视野观察凋亡情况并拍照,计数200个细胞并计算凋亡率:细胞凋亡率=(凋亡细胞数/200)×100%。

1.2.3   氧化应激相关指标测定

收集经0、4、8、16µmol·L-1 CdSO4处理24 h的细胞,离心弃上清后加入裂解液裂解10 min,接着4℃,13 000×g离心10 min,取上清备用。分别按总SOD活性检测试剂盒GSH-PX检测试剂盒和MDA检测试剂盒说明书依次进行上样和孵育后,以多功能荧光酶标仪分别在450、340、532 nm波长下检测光密度,并按说明书计算SOD、GSH-PX活性以及MDA含量。

1.2.4   METTL3和FTO的蛋白水平测定

待测样品获取方法同“1.2.3”,采用二喹啉甲酸(bicin choninic acid,BCA)法测定蛋白浓度。制备12%分离胶和5%浓缩胶,每个样品上样量为80 μg,以4: 1的体积比将待测样品和5×蛋白上样缓冲液混匀并于100℃金属浴5 min,待冷却后上样,同时在胶左侧留一孔加10 μL marker标记蛋白进行电泳,电泳后将蛋白转印至聚偏氟乙烯(polyvinylidene fluoride,PVDF)膜上,室温封闭2 h后,加入METTL3、FTO和GAPDH的一抗(1: 500),4℃孵育过夜,洗膜缓冲液清洗3次后加入相应二抗(1: 5000),室温孵育1 h,洗膜缓冲液清洗3次,用荧光化学发光凝胶成像系统采集蛋白印迹图像,使用Image J软件对图像结果进行分析。蛋白相对表达水平=所测条带灰度值/内参灰度值,以“0”组的蛋白表达水平进行校正。

1.2.5   YTHDF1YTHDF3的mRNA水平测定

收集经不同浓度CdSO4(0、4、8、16 µmol·L-1)处理24 h后的HK-2细胞,按总RNA提取试剂盒提取各组RNA并以“Quant cDNA第一链合成试剂盒”逆转录获得DNA。RNA和DNA的浓度及D260/D280D260/D230的值采用超微量紫外可见分光光度计获得,D260/D280D260/D230的比值均在1.8~2.2即视为样品合格。之后,据SuperReal荧光定量预混试剂盒说明书制备好反应液后进行荧光定量PCR。目的基因的校正以GAPDH作为参考,采用2-ΔΔCt法计算后获得YTHDF1YTHDF3的mRNA相对表达水平。

1.3   统计学处理

以上实验均独立重复3次,结果以x±s表示,利用统计软件SPSS 17.0进行统计学处理。多组间比较用单因素方差分析(One-way ANOVA),两组间比较用Dunnett-t检验;对不满足方差齐的数据采用Kruskal-Wallis秩和检验(H检验),组间均数的多重比较采用完全随机设计多个样本间的秩和检验。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CdSO4对细胞凋亡的影响

图 1A所示,在0、4 µmol·L-1 CdSO4作用时,细胞在白光下形态正常,贴壁能力较好,在紫外光激发下,大多数细胞核呈圆形且蓝色均染;8、16 µmol·L-1 CdSO4作用时,细胞间隙变大,大部分细胞失去贴壁能力,紫外光激发下大部分细胞核皱缩且变白发亮,呈典型的凋亡形态。各浓度组HK-2细胞的凋亡率依次为6.83%、5.17%、21.17%、35.80%,与“0”组相比,8、16µmol·L-1 CdSO4组凋亡率升高(P < 0.05),4µmol·L-1 CdSO4组凋亡率改变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图 1B

图 1

CdSO4对HK-2细胞凋亡的影响

Figure1.

Effects of CdSO4 on apoptosis of HK-2 cells

[注] A:荧光显微镜下的细胞凋亡情况(×100);B:细胞凋亡率。在紫外光激发下,细胞核呈蓝色均染的为正常细胞,细胞核皱缩变白的为凋亡细胞,如图中红色箭头所示。*:与“0”组比较,P < 0.05。

2.2   CdSO4对氧化应激相关指标的影响

4、8、16 μmol·L-1 CdSO4作用HK-2细胞24 h后,各组SOD活性相比“0”组均降低(P < 0.05);8 μmol·L-1组GSH-PX活性与“0”组相比降低(P < 0.05),4、16μmol·L-1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05);8、16 μmol·L-1组MDA含量相较于“0”组升高(P < 0.05),4 μmol·L-1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0.05)。见表 1

表1

CdSO4对HK-2细胞氧化应激相关指标的影响(x±sn=3)

Table1.

Effects of CdSO4 on oxidative stress indicators of HK-2 cells (x±s, n=3)

2.3   METTL3和FTO蛋白表达水平测定结果

图 2A图 2B所示,4、8、16 μmol·L-1 CdSO4作用细胞后,METTL3的蛋白相对表达水平分别升高至“0”组的1.09、1.25、1.33倍,与“0”组相比,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5);与“0”组相比,8、16μmol·L-1 CdSO4作用HK-2细胞24 h后,FTO的蛋白相对表达水平分别为0.81和0.74,较“0”组有所降低(P < 0.05);4 μmol·L-1 CdSO4作用后FTO的蛋白相对表达水平为0.92,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0.05)。

图 2

CdSO4对HK-2细胞METTL3和FTO蛋白表达的影响

Figure2.

Effects of CdSO4 on protein expressions of METTL3 and FTO of HK-2 cells

[注] A:免疫印迹蛋白条带代表图;B:蛋白相对表达水平。*:与“0”组比较,P < 0.05。

2.4   YTHDF1YTHDF3 mRNA水平测定结果

图 3所示,当CdSO4浓度为4 μmol·L-1时,YTHDF1的mRNA水平升高至“0”组的7.62倍(P < 0.05),8、16 μmol·L-1组分别是“0”组的2.48、2.01倍,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 > 0.05)。与“0”组相比,4、16 μmol·L-1 CdSO4作用HK-2细胞时,YTHDF3的mRNA水平分别升高至“0”组的2.65、2.26倍(P < 0.05),8 μmol·L-1组的mRNA水平是“0”组的2.04倍,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 > 0.05)。

图 3

CdSO4对HK-2细胞YTHDF1YTHDF2 mRNA水平的影响

Figure3.

Effects of CdSO4 on mRNA expressions of YTHDF1 and YTHDF2 of HK-2 cells

[注] *:与“0”组比较,P < 0.05。

3   讨论

细胞损伤是生物分子异常而引起细胞功能紊乱的统称,最常见的形式就是氧化损伤和细胞凋亡,是多种疾病发生发展的病理学基础。本研究的结果显示,4 μmol·L-1 CdSO4处理后无细胞凋亡,在8、16 μmol·L-1 CdSO4处理HK2细胞24 h后,细胞发生不同程度凋亡,且具有一定的剂量依赖性,这与陈嘉兴等[7]在人胚肾上皮细胞中的研究结果一致,说明镉能呈剂量依赖性诱导细胞凋亡,引起细胞损伤。GSH-PX能特异性地催化还原型谷胱甘肽的生成,保护细胞膜免受氧化损伤,而SOD可以把细胞内有害的超氧自由基转化为过氧化氢,是细胞内清除自由基的首要物质,MDA含量则能反映细胞脂质过氧化速率和强度,是细胞过氧化损伤的重要指标[6-7]。本研究结果显示,在8、16 μmol·L-1 CdSO4处理HK2细胞24 h后,SOD和GSH-PX的活性降低,MDA含量升高,呈现出一定的剂量依赖效应,表明CdSO4可削弱HK-2细胞的抗氧化能力,引起脂质过氧化物的增加,细胞内发生了较为严重的氧化应激。Wang等[16]在小鼠间质细胞TM3中的研究结果表明,随CdSO4染毒剂量的增加,氧化应激水平呈剂量依赖性增加的同时,细胞凋亡水平也增加,结合本研究中的细胞凋亡和氧化应激检测结果,有理由认为镉可能通过氧化应激和细胞凋亡诱导HK-2细胞发生损伤,细胞损伤水平随CdSO4染毒剂量的增加而上升。然而,涉及细胞损伤的分子众多,镉诱发细胞损伤的具体机制还需做进一步的探讨。

m6A修饰酶是一系列影响m6A修饰水平及生物学功能的蛋白的总称,它们能广泛参与细胞增殖、凋亡及氧化应激等多种生物学事件[8, 13-15]。既往研究显示,过表达METTL3后,小鼠肾小管上皮细胞的抗氧化能力增强,进而抑制了黏菌素对细胞造成的损伤[10];METTL3还通过调控炎症反应和软骨细胞的凋亡而参与骨关节炎的发展[15];大鼠青春期发育前的睾丸经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诱导后,FTO的mRNA水平降低,从而抑制了核因子E2相关因子2的抗氧化能力,加重睾丸损伤[11]。在亚砷酸钠诱导的细胞增殖和凋亡紊乱中,METTL3和FTO等多个m6A修饰酶水平发生改变[13];同样,在亚砷酸钠诱导的氧化应激中,m6A修饰酶METTL3和FTO的水平也发生显著变化[14];甲基结合蛋白中的YTHDF3能特异性地富集在应激颗粒中,而应激颗粒能在氧化和热休克等多种细胞应激条件下形成,参与细胞损伤[12]。以上研究提示m6A修饰酶可参与多种细胞损伤过程,然而,在镉暴露诱发的细胞损伤过程中,m6A修饰酶究竟如何变化目前尚不清楚。为明确m6A修饰酶在镉致细胞损伤中的变化规律,本研究检测了METTL3、FTO、YTHDF1和YTHDF3等m6A修饰酶在CdSO4致HK2细胞损伤中的变化情况。结果显示,随CdSO4浓度升高,METTL3的蛋白表达水平升高,而FTO的蛋白表达水平降低,均呈一定的剂量依赖性,表明CdSO4致HK2细胞损伤过程中m6A修饰的甲基转移酶和去甲基化酶的变化规律呈相反趋势,根据METTL3和FTO对m6A修饰的催化特点[8-9],我们有理由推测METTL3和FTO可能共同调控m6A修饰水平,进而参与CdSO4诱导的细胞损伤。此外,在CdSO4处理后的HK2细胞中,YTHDF1仅在4 μmol·L-1 CdSO4处理时明显高于“0”组,究其原因:一方面,4 μmol·L-1 CdSO4并不引起细胞损伤,YTHDF1的增加可能是某种不引起细胞损伤的应激反应;另一方面,尽管8、16 μmol·L-1 CdSO4处理下YTHDF1 mRNA水平未发生显著变化,但YTHDF1仍有可能参与镉引起的细胞损伤过程,因为YTHDF1作为m6A修饰的结合蛋白,在细胞核和细胞质中均有分布,在发挥具体功能时,可能只是在核质中的分布比例发生变化,具体的表达水平并无改变[8]。对于YTHDF3而言,在各个浓度处理下,YTHDF3仅在4、16 μmol·L-1 CdSO4作用时高于“0”组,这可能与生物学实验的结果变异较大有关,也有可能是8 μmol·L-1 CdSO4处理下,HK-2细胞中YTHDF3 mRNA的生成和翻译或降解达到一定的平衡,从而使得YTHDF3的mRNA水平与“0”组相比无差异。值得注意的是,对于YTHDF1和YTHDF3而言,我们仅仅只是检测mRNA水平,蛋白水平如何变化以及在细胞中的核质分布情况等均不清楚,还需进一步检测蛋白水平和分布后,方能解析YTHDF1和YTHDF3在镉致HK2细胞损伤中的变化规律。

综上所述,CdSO4暴露可诱导HK-2细胞发生以氧化应激和细胞凋亡为表征的细胞损伤,在此过程中,METTL3、FTO、YTHDF1和YTHDF3等m6A修饰酶的水平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提示m6A修饰酶可能参与镉诱导的细胞损伤。本研究结果可为m6A修饰酶在镉致肾细胞损伤中的作用研究提供初步的参考依据,鉴于本研究仅明确了部分m6A修饰酶的蛋白或mRNA水平在镉致肾细胞损伤中的变化规律,在今后的研究中将进一步明确m6A修饰其他酶类在镉致肾细胞损伤中的变化规律,并检测m6A修饰水平,以全面探讨m6A修饰及其相关酶在镉致肾细胞损伤中的具体机制。

图 1

CdSO4对HK-2细胞凋亡的影响

Figure 1

Effects of CdSO4 on apoptosis of HK-2 cells

[注] A:荧光显微镜下的细胞凋亡情况(×100);B:细胞凋亡率。在紫外光激发下,细胞核呈蓝色均染的为正常细胞,细胞核皱缩变白的为凋亡细胞,如图中红色箭头所示。*:与“0”组比较,P < 0.05。
表1

CdSO4对HK-2细胞氧化应激相关指标的影响(x±sn=3)

Table 1

Effects of CdSO4 on oxidative stress indicators of HK-2 cells (x±s, n=3)

图 2

CdSO4对HK-2细胞METTL3和FTO蛋白表达的影响

Figure 2

Effects of CdSO4 on protein expressions of METTL3 and FTO of HK-2 cells

[注] A:免疫印迹蛋白条带代表图;B:蛋白相对表达水平。*:与“0”组比较,P < 0.05。
图 3

CdSO4对HK-2细胞YTHDF1YTHDF2 mRNA水平的影响

Figure 3

Effects of CdSO4 on mRNA expressions of YTHDF1 and YTHDF2 of HK-2 cells

[注] *:与“0”组比较,P < 0.05。

参考文献

[1]

FILIPPINI T, TORRES D, LOPES C, et al. Cadmium exposure and risk of breast cancer:a dose-response meta-analysis of cohort studies[J]. Environ Int, 2020, 142:105879.

DOI: 10.1016/j.envint.2020.105879
[2]

FATIMA G, RAZA A M, HADI N, et al. Cadmium in human diseases:it's more than just a mere metal[J]. Indian J Clin Biochem, 2019, 34(4):371-378.

DOI: 10.1007/s12291-019-00839-8
[3]

刘宣宣, 王文倩, 毛伟平.镉诱导HEK293细胞自噬和凋亡[J].中国药理学与毒理学杂志, 2016, 30(5):569-575.

[4]

代娇, 谷仕艳.非编码RNA在镉毒性调控中的研究进展[J].现代预防医学, 2019, 46(7):1267-1270.

[5]

WANG Y, MANDAL A K, SON Y O, et al. Roles of ROS, Nrf2, and autophagy in cadmium-carcinogenesis and its prevention by sulforaphane[J]. Toxicol Appl Pharmacol, 2018, 353:23-30.

DOI: 10.1016/j.taap.2018.06.003
[6]

张国艳, 郭建勇, 康辉, 等.镉致HEK293细胞氧化损伤及细胞凋亡[J].环境与职业医学, 2017, 34(2):148-153.

[7]

陈嘉兴, 陈智健, 吴礼康, 等. Nrf2信号因子在镉所致HEK细胞氧化损伤中的作用[J].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7, 46(2):145-149, 154.

[8]

YANG Y, HSU P J, CHEN Y S, et al. Dynamic transcriptomic m6A decoration:writers, erasers, readers and functions in RNA metabolism[J]. Cell Res, 2018, 28(6):616-624.

DOI: 10.1038/s41422-018-0040-8
[9]

谷仕艳, 曹亮, 何作顺. N6-甲基腺苷相关蛋白及其对非编码RNA调控的研究进展[J].环境与职业医学, 2019, 36(1):84-89.

[10]

WANG J, ISHFAQ M, XU L, et al. METTL3/m6A/miRNA-873-5p attenuated oxidative stress and apoptosis in colistininduced kidney injury by modulating Keap1/Nrf2 pathway[J]. Front Pharmacol, 2019, 10:517.

DOI: 10.3389/fphar.2019.00517
[11]

ZHAO T X, WANG J K, SHEN L J, et al. Increased m6A RNA modification is related to the inhibition of the Nrf2-mediated antioxidant response in di-(2-ethylhexyl) phthalate-induced prepubertal testicular injury[J]. Environ Pollut, 2020, 259:113911.

DOI: 10.1016/j.envpol.2020.113911
[12]

FU Y, ZHUANG X. m6A-binding YTHDF proteins promote stress granule formation[J]. Nat Chem Biol, 2020, 16(9):955-963.

DOI: 10.1038/s41589-020-0524-y
[13]

GU S, SUN D, DAI H, et al. N6-methyladenosine mediates the cellular proliferation and apoptosis via microRNAs in arsenite-transformed cells[J]. Toxicol Lett, 2018, 292:1-11.

DOI: 10.1016/j.toxlet.2018.04.018
[14]

ZHAO T, LI X, SUN D, et al. Oxidative stress:one potential factor for arsenite-induced increase of N6-methyladenosine in human keratinocytes[J]. Environ Toxicol Pharmacol, 2019, 69:95-103.

DOI: 10.1016/j.etap.2019.04.005
[15]

LIU Q, LI M, JIANG L, et al. METTL3 promotes experimental osteoarthritis development by regulating inflammatory response and apoptosis in chondrocyte[J].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19, 516(1):22-27.

 
[16]

WANG S, REN X, HU X, et al. Cadmium-induced apoptosis through reactive oxygen species-mediated mitochondrial oxidative stress and the JNK signaling pathway in TM3 cells, a model of mouse Leydig cells[J]. Toxicol Appl Pharmacol, 2019, 368:37-48.

DOI: 10.1016/j.taap.2019.02.012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2019年云南省教育厅科学研究基金项目(2019Y0255);大理大学博士科研启动项目(KYBS2018006)

[作者简介]

[收稿日期] 2020-04-17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19)
  • 文章访问量 (51)
  • XML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目录

镉致肾细胞损伤中氧化应激及N6-甲基腺苷修饰酶表达变化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