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当期目录> 正文

2020, 37(9):862-866.doi:10.13213/j.cnki.jeom.2020.20131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某高校大学生睡眠质量与压力负荷现状


1. 浙江科技学院生物与化学工程学院, 浙江 杭州 310023 ;
2. 杭州市西溪医院内三科, 浙江 杭州 310023

收稿日期: 2020-03-23;  录用日期:2020-07-15;  发布日期: 2020-10-15

基金项目: 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研究课题(2019N52);杭州市哲学社会科学常规性规划课题(M18JC025)

通信作者: 范俊强, Email: fjqzjkjxy@163.com  

作者简介: 范俊强(1985-), 男, 硕士, 讲师; E-mail:fjqzjkjxy@163.com

伦理审批  已获取

利益冲突  无申报

[背景]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后称:新冠肺炎)疫情对大学生的学习、生活、毕业与就业带来了诸多不利影响。疫情防控背景下仍缺乏大学生睡眠质量和压力负荷现状相关的实证调研数据。

[目的] 了解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学生的睡眠质量和压力负荷现状,为调适大学生睡眠质量和压力负荷提供依据。

[方法] 采用便利抽样法,使用睡眠质量量表(PSQI)和压力负荷量表(SOS)对浙江省某高校大学生通过问卷星形式开展调查,回收问卷1 000份,其中有效问卷932份,有效率93.20%。采用t检验和方差分析对PSQI和SOS分别进行单因素分析,相关关系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对影响大学生睡眠质量的因素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结果] 调查对象的PSQI得分[(7.90±2.88)分]高于非疫情期间的国内大学生得分[(5.11±3.22)分,n=733](t=10.34,P < 0.001);PSQI总分≤ 7分(睡眠质量较好)的学生402名(43.13%),>7分(睡眠质量较差)的学生530名(56.87%)。SOS得分为(70.41±9.87)分;其中高压力(最高风险)265名(28.43%),冲击性(低风险)229名(24.57%),易感性(低风险)233名(25.00%),低压力(最低风险)205名(22.00%)。不同年级大学生PSQI得分和SOS得分之间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01),是否来自疫情严重地区大学生PSQI得分和SOS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均P < 0.001)。随着SOS得分的增加,PSQI得分随之增加,二者呈正相关(r=0.542,P < 0.001)。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来自疫情严重地区、大学二~四年级、压力负荷较高的大学生在疫情期间的睡眠质量较差,其OR值在1.55~4.59之间(均P < 0.001)。

[结论]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学生睡眠质量不高,且其压力负荷越大,睡眠质量越差。是否来自疫情严重地区、年级、压力负荷可能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学生睡眠质量的影响因素。

关键词: 新冠肺炎;  疫情;  大学生;  睡眠质量;  压力负荷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是2019年底出现的以咳嗽、发热、乏力为主要临床表现的一种重大传染病[1],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命名为全球大流行病[2]。新冠肺炎给全球造成了巨大的灾难,截至2020年6月27日,中国和海外218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990万人,死亡高达49万余人。国内,新冠肺炎疫情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3],对大学生的学习、生活与工作带来了诸多不利影响。因疫情防控需要,全国高校被迫延迟开学并普遍开展了线上教学,大学生长期居家学习和生活,面临着一定的学习压力、毕业压力和就业压力[4]。压力负荷过大易产生焦虑等不良情绪,甚至导致睡眠障碍等躯体症状[5]。睡眠质量的好坏直接关系到个体身体机能状况[6],好的睡眠质量能提供充沛的精力,对大学生学习生活至关重要[7]。为此,本研究对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学生的睡眠质量和压力负荷进行问卷调查,为开展针对性的心理干预提供基础数据和支撑。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2020年2月19日至28日,采用便利抽样法通过问卷星技术以匿名的形式对浙江省某高校本科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所有被调查对象被调查前1个月内均在国内生活,非新冠肺炎疑似或确诊病例,且被调查前1个月内无家庭变故或重大创伤,如父母去世或重病打击、个人突发疾病等。所有被调查对象均知情同意且自愿参加,本研究已通过杭州市西溪医院伦理委员会的伦理审批,编号为2019年(科)伦审第29号。问卷调查全过程均由1名二级心理咨询师和1名高校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研究领域的教师共同负责解释和实施,问卷前给予相同的指示语,严格把控调研质量。共收到1 000份问卷,去除作答不完整的问卷和不符合入组标准的问卷68份,有效问卷932份,有效率93.20%。

1.2   方法

1.2.1   一般资料问卷

本部分自行设计,内容包括性别、专业、年级、是否来自疫情严重地区(以调查期间浙江省高校疫情上报口径为依据,具体指居住地为湖北省全省、浙江省温州市和台州市)。

1.2.2   睡眠质量量表(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PSQI)

采用Buyss等[8]设计、刘贤成等[9]翻译引进的量表,共7个维度,每个维度按照严重程度分别计0~3分,总分21分;以7分为界,>7分认为睡眠质量较差,≤ 7分为睡眠质量较好。该量表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822,信度系数为0.865 [9],可用于大学生群体睡眠质量的测评。

1.2.3   压力负荷量表(Stress Overload Scale,SOS)

采用2012年美国心理学家Amirkhan教授[10]设计、国内苏茜和郭蕾蕾[11]翻译修订的量表。中文版总量表与各因子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90~0.94,效度为0.86 [11]。该量表含12个个体脆弱性维度条目和10个压力事件负荷维度条目,根据主观感知到的压力出现频次按Likert 5级赋分,分值越高代表压力越大。根据上述两者得分情况分为四个象限以表示压力和风险程度:高压力(最高风险)、冲击性(低风险)、易感性(低风险)、低压力(最低风险)[11]

1.3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20.0统计软件,数据呈正态分布。用到的统计学方法包括t检验和方差分析、Pearson相关分析以及logistic回归分析,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研究对象的社会学基本特征

被调查的932名大学生的性别、年级、专业、是否来自疫情严重地区等社会学基本特征见表 1

表1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某高校大学生分布特征及睡眠质量和压力负荷状况(n=932)

Table1.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sleep quality, and stress load of college students during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pandemic (n=932)

2.2   睡眠质量现状

本调查大学生的PSQI量表得分为(7.90±2.88)分,高于2018年非疫情期间武汉高校大学生(n=733)的得分[(5.11±3.22)分][12],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10.34,P < 0.001)。其中PSQI总分≤ 7分的学生402名,占比43.13%;> 7分的学生530名,即睡眠质量较差者占比高达56.87%。

2.3   压力负荷现状

被调查大学生的SOS总分为(70.41±9.87)分,其中个体脆弱性维度得分为(39.14±5.61)分,压力事件负荷维度得分为(31.27±5.33)分。压力风险评估结果显示,高压力(最高风险)共265例,占28.43%;冲击性(低风险)共229例,占24.57%;易感性(低风险)233例,占25.00%;低压力(最低风险)205例,占22.00%。

2.4   睡眠质量和压力负荷的相关分析

对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学生的PSQI总分与SOS总分(r=0.542)及其个体脆弱性维度(r=0.388)和压力事件负荷维度(r=0.571)的Pearson相关分析结果显示,相关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01)。

2.5   睡眠质量的影响因素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