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过刊浏览> 正文

2018, 35(12):1094-1099.doi:10.13213/j.cnki.jeom.2018.18482

昆明市社区居民环境污染感受与身心健康的关系


1. 昆明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云南 昆明 650500 ;
2. 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医学院, 德国 杜塞尔多夫 40225

收稿日期: 2018-07-23;  发布日期: 2019-01-07

基金项目: 云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编号:YB2012044)

通信作者: 周梅, Email: zhoumei1979@163.com  

作者简介: 陈江容(1992-), 女, 硕士生; 研究方向:职业有害因素与健康; E-mail: 吴林雄(1981-), 男, 硕士, 副教授; 研究方向:职业流行病学; E-mail:

[目的] 了解昆明市社区居民环境污染感受及其生理、心理健康状况,探讨环境污染感受与生理、心理健康状况的关系。

[方法] 选取云南省昆明市4个社区共607名社区居民作为研究对象,运用环境污染感受量表从工作噪声感受、生活噪声感受、空气污染感受三方面评估社区居民的环境污染感受;运用SF-8量表评估社区居民的生理、心理健康状况。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多重线性回归进行统计学分析。

[结果] 本次调查研究中607名社区居民的工作噪声感受得分为(5.29±2.76)分,生活噪声感受得分为(6.21±2.08)分,空气污染感受得分为(6.29±2.08)分;生理健康状况得分为(53.26±5.33)分,心理健康状况得分为(53.70±6.12)分。单因素方差分析显示,不同工作噪声感受组(F=4.075,P=0.009)、不同生活噪声感受组(F=7.605,P < 0.001)、不同空气污染感受组(F=9.230,P < 0.001)之间生理健康状况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不同工作噪声感受组(F=15.221,P < 0.001)、不同生活噪声感受组(F=16.848,P < 0.001)、不同空气污染感受组(F=36.090,P < 0.001)之间心理健康状况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多重线性回归分析发现,社区居民生理健康状况得分与居民年龄(b=-1.967,P < 0.001)、空气污染感受(b=-1.026,P < 0.001)呈负相关,空气污染感受(b'=-0.150)对居民生理健康状况的贡献小于年龄(b'=-0.185);心理健康状况得分与空气污染感受(b=-2.049,P < 0.001)呈负相关。

[结论] 昆明市社区居民环境污染感受越高,其生理、心理健康状况越差。

关键词: 社区;  环境污染感受;  生理健康;  心理健康;  工作噪声;  生活噪声;  空气污染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环境污染的问题日益加剧,环境污染对人体健康的危害越来越严重。全球气候变暖、臭氧层破坏、酸雨、生物多样性锐减等全球性环境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环境污染作为一种重要的环境因素,通过环境介质的载体作用直接或间接对人体产生影响,是人类多种身心疾病的主要诱因。研究显示环境污染会对居民的身体健康产生切实的影响,此外长期暴露在环境污染中会导致居民承受较大的心理压力,从而影响其身心健康[1]。虽然环境污染与公众的实际感受可能存在差距,但居民的环境污染感受也能间接地反映环境污染状况。

社区作为现代居民生活的基本场所,社区环境直接影响人们的舒适满意度和幸福感,也引起了较大的关注[2]。本次研究旨在通过对昆明市区居民环境污染感受及其身心健康状况进行调查,探讨昆明市区居民环境污染感受与生理、心理健康状况的关系。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本次调查研究采用分层整群随机抽样,排除对研究目的有特别影响的社区,如周围有重污染性工厂、火车站、繁华商圈等的社区。2016年9—11月从昆明市4个主城区中分别选取1个社区,共抽取1 015人进行问卷调查,调查问卷由调查员发放,被调查者自愿填写,问卷当场收回,问卷回收率100%。有效问卷986份,问卷有效回收率97.14%。根据纳入排除标准,最终纳入607人作为研究对象。研究对象均知情同意,并按照伦理学要求开展调查。

1.2   纳入标准和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调查对象为16~60岁且在该社区居住1年以上的居民;自愿参与并填写知情同意书的居民。

排除标准:不愿意参加或不填写知情同意书;非研究地区的常住居民,即流动人口;有严重认知功能障碍,既往有痴呆病史、精神病病史等。

1.3   研究方法

1.3.1   资料收集

本研究采用现况调查,设计自填式调查问卷,利用问卷收集定量资料。

1.3.2   研究工具

研究对象的一般情况(性别、年龄、民族、婚姻状况等)采用自行设计的问卷;环境污染感受情况调查采用环境污染感受量表;生理、心理健康状况调查采用SF-8量表。

环境污染感受量表包括工作噪声[3]、生活噪声[4]、空气污染[5]3个方面,共6个条目:(1)工作场所噪声很大吗?(2)工作场所的噪声烦扰到您了吗?(3)在您居住的地方,交通噪声很大吗?(4)在您居住的地方,交通噪声烦扰到您了吗?(5)您所在的地方空气污染严重吗?(6)您所在的地方空气污染烦扰到您了吗?每个方面的2个条目得分相加后分别得到相应的得分,得分越高意味着环境污染感受越强,以P25P75为分界点将环境污染感受3个方面的得分分为感受低(≤ P25)、中(P25~P75)、高( > P75)组。由于在国内首次引用环境污染感受量表[3-5],对量表采用折半信度法进行信度计算,将全部题目项按奇偶尽可能地分为两半,计算出两者的相关系数为0.904,利用斯皮尔曼-布朗公式计算得到量表的信度系数为0.949;效度检验使用结构效度指标,即因子分析,共提取出2个公因子,累积贡献率为84.02%。环境污染感受量表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

SF-8(中文版)量表[6]可评估社区居民的生理、心理健康状况,量表共8个条目:(1)在过去4周里,您觉得您总体的健康状况如何?(2)在过去4周里,您的身体健康情况是否限制了您进行一般的体力活动?(3)在过去4周里,您是否因为身体健康的原因而在进行日常工作时有困难?(4)在过去4周里,您有身体疼痛吗?(5)在过去4周里,您觉得体力充沛吗?(6)在过去4周里,生理或心理上的健康问题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您同家人、朋友的正常社交活动?(7)在过去4周里,您是否因为情绪因素(如焦虑、抑郁或易怒)而受到困扰?(8)在过去4周里,您是否因为个人或情绪问题而不能进行日常工作、学习以及其他活动?按照公式[6]计算得到相应的生理健康状况和心理健康状况得分,得分越高表明生理、心理健康状况越好。SF-8量表由于其问题条目少、应答率相对较高且能准确测定生活质量等特点,已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应用。SF-8量表的克朗巴赫系数为0.749;各个条目相关系数在0.339~0.539之间;因子分析共提取出3个公因子,累计贡献率为71.71%,SF-8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可以在中国人群中应用[7]

1.3.3   变量赋值

本研究采用多重线性回归分析,以社区居民生理、心理健康状况得分为应变量,以工作噪声感受、生活噪声感受、空气污染感受、年龄、性别、民族、婚姻状况、文化程度、月平均收入为自变量。变量赋值表见表 1

表1

变量赋值表

1.4   统计学分析

建立EpiData 3.1数据库,对问卷数据进行双录入,并对数据进行一致性检验。运用SPSS 17.0对环境污染感受得分、生理健康状况得分、心理健康状况得分等进行统计学描述,以x±s表示;组间的生理、心理健康状况比较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进一步两两比较采用LSD法;多因素分析采用多重线性回归(逐步法)。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调查对象的一般情况

本研究共纳入607人作为研究对象,年龄为17~60岁,平均为(41.99±11.31)岁。本研究中女性409人,占67.38%。汉族547人,占90.12%。已婚或同居525人,占86.49%。见表 2

表2

调查对象的一般情况

2.2   环境污染感受得分

工作噪声感受得分为(5.29±2.76)分,最高得分8.00分,最低得分0.00分,根据P25P75将工作噪声感受分为高(>6分)、中(3~6分)、低(< 3分)组。生活噪声感受得分为(6.21±2.08)分,最高得分8.00分,最低得分0.00分,根据P25P75将生活噪声感受分为高(>7分)、中(6~7分)、低(< 6分)组。空气污染感受得分为(6.29±2.08)分,最高得分8.00分,最低得分0.00分,根据P25P75将空气污染分为高(>7分)、中(6~7分)、低(< 6分)组。

2.3   生理、心理健康状况得分

社区居民生理健康状况得分为(53.26±5.33)分,最高得分64.65分,最低得分25.31分,按照百分制原则,以60分为及格线,其中60分以下598人,占98.52%。社区居民心理健康状况得分为(53.70±6.12)分,最高得分62.40分,最低得分23.39分,其中60分以下595人,占98.02%。

2.4   不同环境污染感受组的生理健康状况比较

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显示,不同工作噪声感受组(F=4.705,P=0.009)、不同生活噪声感受组(F=7.605,P < 0.001)、不同空气污染感受组(F=9.230,P < 0.001)之间生理健康状况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见表 3。经两两比较分析,工作噪声感受高组生理健康状况得分与工作噪声感受中组(P=0.004)、低组(P=0.033)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生活噪声感受低组的生理健康状况得分与生活噪声感受高组(P < 0.001)、中组(P=0.015)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空气污染感受低组的生理健康状况得分与高组(P < 0.001)、中组(P=0.045)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表3

不同环境污染感受组的生理健康状况比较

2.5   不同环境污染感受组的心理健康状况比较

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显示,不同工作噪声感受组(F=15.221,P < 0.001)、不同生活噪声感受组(F=16.848,P < 0.001)、不同空气污染感受组(F=36.090,P < 0.001)之间心理健康状况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见表 4。经两两比较分析,工作噪声感受高组与低组(P=0.025)、中组与低组(P=0.014)、高组与中组(P < 0.001)的心理健康状况得分两两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生活噪声感受低组的心理健康状况得分与生活噪声感受得分高组(P < 0.001)、中组(P=0.048)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空气污染感受高组的心理健康状况与空气污染感受低组(P < 0.001)、中组(P=0.005)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表4

不同环境污染感受组的心理健康状况比较

2.6   环境污染感受与生理、心理健康状况的多重线性回归分析

对生理健康状况的多重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年龄、空气污染感受进入回归方程。回归方程为Ŷ1=54.204-1.967X1-1.026X9,年龄与生理健康状况得分呈负相关,年龄越大,生理健康状况得分越低;社区居民空气污染感受与生理健康状况得分呈负相关,空气污染感受越高,生理健康状况越差。见表 5。根据标准化后的偏回归系数,空气污染感受(b'=-0.150)对居民生理健康状况的贡献小于年龄(b'=-0.185)。

表5

生理、心理健康状况的多重线性回归分析

对心理健康状况的多重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空气污染感受进入回归方程。回归方程为Ŷ2=49.738- 2.049X9,社区居民空气污染感受与生理健康状况得分呈负相关,空气污染感受越高,生理健康状况越差。见表 5

3   讨论

本研究首次引入环境污染感受量表[3-5],从工作噪声、生活噪声、空气污染3个方面的感受来衡量环境污染状况,此量表涵盖了生活、工作的环境,对环境污染也是较为全面的评价。本研究中昆明市4个社区居民工作噪声感受得分为(5.29±2.76)分,生活噪声感受得分为(6.21±2.08)分,空气污染感受得分为(6.29±2.08)分,结果显示昆明市社区居民的环境污染感受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昆明市4个社区居民的生理健康状况得分为(53.26±5.33)分,其中60分以下598人,占98.52%,社区居民心理健康状况得分为(53.70±6.12)分,其中60分以下595人,占98.02%,结果表明昆明市社区居民的生理、心理健康状况均较差。

本次调查研究显示,工作噪声感受、生活噪声感受、空气污染感受与居民生理健康状况有关。随着工作噪声感受的升高,生理健康状况得分降低,生理健康状况越差。这可能是由于在工作场所中长期暴露于噪声,会引起机体的一系列生理变化,初期可能有一个适应性变化,但长期超出可调节范围将会引起不可逆的变化,如心血管、内分泌系统等的变化[8]。随着生活噪声感受的升高,生理健康状况越差,产生这种结果的原因在于社区是居民最直接的生活场所,社区生活环境对人体能产生最直接的影响,生活噪声感受能直观反映生活噪声的高低。社区不仅仅是一个居住的地方,还是一个休闲、放松、便于生活的场所,社区的这种属性导致生活噪声的增多。研究显示,生活噪声与睡眠障碍相关,随着居住环境噪声的降低,人们的睡眠质量有很大的提高[8-9]。本次调查结果表明,随着空气污染感受的升高,生理健康状况得分越低,生理健康状况越差。城市的空气污染问题日益严重,各种建筑交通施工、汽车尾气排放成为城区主要的污染源;此外,现今居民对环境和对周围环境的要求较高,环保意识更强,所以对空气污染感知及对环境污染带来的健康威胁更敏感。这与吴甜甜[10]的研究结果一致,空气污染越严重,居民的躯体和心理症状的检出率越高。

本次调查研究显示,工作噪声感受、生活噪声感受、空气污染感受与居民心理健康状况有关。随着工作噪声感受的升高,心理健康状况得分越低,说明心理健康状况越差,可能是因为工作中长时间接触噪声会引起大脑皮层功能紊乱,可导致情绪不稳定、易怒、烦躁等[11],也可导致悲观、抑郁等症状,增加自杀风险[12]。本次研究结果显示,生活噪声感受越高,心理健康状况越差。这可能是居住环境噪声会影响居民生活的满意度和幸福感,有研究显示居民的心理健康与居民幸福感、生活的满意度相关[13-14]。本研究结果显示空气污染感受越高,心理健康状况越差。许多研究显示,空气污染会对居民的身心健康造成影响,如对神经系统和认知功能产生影响[15-16],导致抑郁、焦虑情绪,增加自杀的风险等[17-18]

通过本次调查研究发现,昆明市社区居民生理、心理健康状况不容乐观,环境污染感受是居民生理、心理健康状况的重要影响因素。改善社区居民生理、心理健康状况可以从环境污染改善着手。

表1

变量赋值表

Table 1
表2

调查对象的一般情况

Table 2
表3

不同环境污染感受组的生理健康状况比较

Table 3
表4

不同环境污染感受组的心理健康状况比较

Table 4
表5

生理、心理健康状况的多重线性回归分析

Table 5

参考文献

[1]

潘于旭, 夏传海.环境污染与人类健康[J].生态经济, 2017, 33(2):6-9.

[2]

陆杰华, 孙晓琳.环境污染对我国居民幸福感的影响机理探析[J].江苏行政学院学报, 2017(4):51-58.

[3]

HASSON D, THEORELL T, WESTERLUND H, et al. Prevalence and characteristics of hearing problems in a working and nonworking Swedish population[J]. J Epidemiol Community Health, 2010, 64(5):453-460.

[4]

FIELD JM, DE JONG RG, GJESTLAND T, et al. Standardized general-purpose noise reaction questions for community noise surveys:research and a recommendation[J]. J Sound Vib, 2001, 242(4):641-679.

[5]

BLANES-VIDAL V, SUH H, NADIMI E S, et al. Residential exposure to outdoor air pollution from livestock operations and perceived annoyance among citizens[J]. Environ Int, 2012, 40(4):44-50.

[6]

STEWART A L, HAYS R D, WARE J E. The MOS shortform general health survey.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in a patient population[J]. Med Care, 1988, 26(7):724-735.

[7]

王珊, 栾荣生, 雷燕, 等.生命质量8条简明量表中文版开发及其性能评价[J].现代预防医学, 2007, 34(6):1022-1023, 1026.

[8]

FORASTER M, EZE I C, VIENNEAU D, et al. Long-term transportation noise annoyance is associated with subsequent lower levels of physical activity[J]. Environ Int, 2016, 91:341-349.

[9]

HALPERIN D. Environmental noise and sleep disturbances:a threat to health?[J]. Sleep Sci, 2014, 7(4):209-212.

[10]

吴甜甜.空气污染对身心健康的影响[D].苏州: 苏州大学, 2017.

[11]

周旭.某钢铁厂女工职业健康、生殖健康与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D].乌鲁木齐: 新疆医科大学, 2017.

[12]

YOON J H, WON J U, LEE W, et al. Occupational noise annoyance linked to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suicidal ideation:a result from nationwide survey of Korea[J]. PLoS One, 2014, 9(8):e105321.

[13]

MCANENEY H, TULLY MA, HUNTER RF, et al. Individual factors and perceived community characteristics in relation to mental health and mental well-being[J]. BMC Public Health, 2015, 15:1237.

[14]

瞿小敏.社会支持对老年人生活满意度的影响机制——基于躯体健康、心理健康的中介效应分析[J].人口学刊, 2016, 38(2):49-60.

[15]

COLICINO E, POWER M C, COX D G, et al. Mitochondrial haplogroups modify the effect of black carbon on age-related cognitive impairment[J]. Environ Health, 2014, 13(1):42.

[16]

吕小康, 王丛.空气污染对认知功能与心理健康的损害[J].心理科学进展, 2017, 25(1):111-120.

[17]

FLEEHART S, FAN V S, NGUYEN H Q, et al.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of suicide ideation in patients with COPD:a mixed methods study[J]. Int J Chron Obstruct Pulmon Dis, 2014, 9:1321-1329.

[18]

BAKIAN AV, HUBER RS, COON H, et al. Acute air pollution exposure and risk of suicide completion[J]. Am J Epidemiol, 2015, 181(5):295-303.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云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编号:YB2012044)

[作者简介] 陈江容(1992-), 女, 硕士生; 研究方向:职业有害因素与健康; E-mail: 1580969563@qq.com 吴林雄(1981-), 男, 硕士, 副教授; 研究方向:职业流行病学; E-mail: wlx0871@qq.com

[收稿日期] 2018-07-23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43)
  • 文章访问量 (266)
  • XML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目录

昆明市社区居民环境污染感受与身心健康的关系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