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过刊浏览> 正文

2018, 35(12):1100-1105.doi:10.13213/j.cnki.jeom.2018.18459

2015年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膳食与营养状况的特征


1. 上海市浦东新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学校卫生与营养食品科, 复旦大学浦东预防医学研究院, 上海 200136 ;
2.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教研室, 上海 200032

收稿日期: 2018-07-14;  发布日期: 2019-01-07

通信作者: 沈惠平, Email: hp_shen@pdcdc.sh.cn  

作者简介: 沈丽娜(1988-), 女, 学士, 医师; 研究方向:营养与食品卫生; E-mail:

[目的] 了解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膳食与营养状况,为进行针对性地学生营养干预提供科学依据。

[方法] 采用多阶段分层随机抽样法,于2015年9—11月对浦东新区609名中小学生开展身高、体重测量,使用体质量指数进行营养状况评价;采用连续3 d 24 h膳食回顾法和称重法进行膳食调查。利用中国学龄儿童膳食指南(2016)对膳食摄入情况进行评价,根据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对受访对象进行营养状况评估。

[结果] 本次调查共纳入调查对象609人,其中男生303人,女生306人,年龄分布为7~18岁,小学、初中、高中分别254、261、94人。浦东新区中小学生水果类、奶类、蔬菜类、鱼虾类食物均存在不同程度的摄入不足:小学、初中、高中水果类摄入量低于最低建议量的学生比例分别为90.55%、91.57%、97.87%,奶类摄入量低于最低建议量的学生比例分别为93.31%、91.95%、95.74%,初中和高中蔬菜类的摄入量低于推荐摄入量的学生比例分别为96.17%和96.81%,小学和初中鱼虾类的摄入量低于推荐摄入量的学生比例分别为78.74%和67.05%;而畜禽肉类、油脂类、盐的摄入均过量:畜禽肉类摄入量高于最高建议量的学生比例分别为100.00%、95.40%、95.74%,油脂类分别为76.38%、94.64%、96.81%,盐分别为78.74%、79.69%、89.36%;各年龄段钙、镁、锌的聂入量达到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的比例分别为3.8%~9.6%,7.7%~19.1%,3.1%~18.1%,均不足20%;脂肪供能比(51.3%~53.7%)均高于膳食指南的推荐值,碳水化合物供能比(32.0%~36.9%)均低于膳食指南的推荐值。浦东新区学龄儿童总体超重率为13.96%,肥胖率为11.28%,男女生之间超重率的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χ2=1.783,P > 0.05),但男生肥胖率明显高于女生(χ2=14.514,P < 0.05)。

[结论] 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膳食结构不合理,钙、镁、锌的摄入量严重不足,三大产能营养素供能比不合理,超重、肥胖发生率较高。

关键词: 膳食调查;  营养状况;  学生;  超重;  肥胖 

儿童青少年时期是体格和智力发育的关键时期。在这个时期中,养成良好的饮食行为对儿童青少年的健康成长起着重要作用。随着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的转变,中小学生肥胖检出率居高不下,并有上升的趋势[1]。肥胖对儿童青少年身心健康造成的近期和远期危害已经得到证实[2-3],必须引起重视。

上海浦东新区地处城乡接合部,近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膳食结构和疾病谱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种转变以高能量、高脂肪和高动物性食物摄入为特征。已有文献表明这种膳食摄入模式可增加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的患病风险[4]。本研究对浦东新区儿童青少年的膳食营养与健康状况进行调查与评估,以了解浦东新区儿童青少年膳食结构及营养和健康状况,从而为有针对性地进行营养干预及制定相关政策提供科学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根据小学(五年制)、初中(四年制)、高中(三年制)各层学生所占比例,依据各学校学生数采用按规模大小成比例的概率抽样方法,抽取3所小学、4所初中、2所高中,采用简单随机抽样法从抽取的小学、初中、高中各年级抽取1个班级,每班随机抽取18名学生(9男9女)进行膳食调查和体格检查,共666人。实际共完成调查609人,其中男生303人,女生306人;年龄分布在7~18岁,其中7~11岁为小学组,12~15岁为初中组,16~18岁为高中组。对校领导、调查学生家长及调查学生进行动员并发放和解释知情同意书,经调查学生家长及调查学生同意并签字后,预约学校调查和入户调查时间。调查时间2015年9—11月。

1.2   方法

1.2.1   膳食调查

采用连续3 d 24 h膳食回顾法和食物称重法收集中小学生3 d摄入的全部食物及调味品的品种和数量。校内中餐采用称重法和记录法,每日食堂开始工作前对新进和库存的原料及食用油和调味品进行称重,餐后对剩余的原料及食用油和调味品再次称重,计算出食堂消耗的各种食物原料及食用油和调味品的总量。每日统计食堂每种菜肴用餐人数,由此计算食堂每份午餐中食物原料的生重及营养素的含量。由调查员估算每个学生每种菜肴的剩余量,由此计算每个学生实际摄入每种食物原料的生重及营养素的含量。早晚餐采用24 h膳食回顾法,由经过培训的调查员每日晚上入户询问学生过去24 h内在家摄入的全部食物品种和数量。家庭食用油及调味品的调查采用称重法,连续3 d调查学生家庭食用油及调味品消费情况。记录每日家庭用餐人次数,根据每个家庭成员每天来自除食用油和调味品以外所有食物的能量消费量比例的平均值,将食用油及调味品分配到每个人。

1.2.2   体格检查

于2015年9—11月在各调查点学校对学生展开体格检查,要求学生空腹,分别测量身高、体重,利用身高、体重计算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BMI),以中国肥胖工作组制定的《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筛查体重指数值分类标准》[5]筛查超重、肥胖学生。

1.2.3   每标准人日的计算

由于调查对象的年龄、性别和劳动强度有很大的差别,无法直接用营养素的平均摄入量进行相互比较,因此将各个人群都折合成标准人进行比较。折合的方法是以体重60 kg的成年男子从事轻体力劳动者为标准人,以其能量供给量10 046 kJ作为1,其他各类人员按其能量推荐量与10 046 kJ之比得出各类人的折合系数,然后将一个群体各类人的折合系数与其人日数乘积的总和被总人日数相除即得出该人群折合标准人的系数(混合系数)。每人每日食物或营养摄摄入量除以混合系数即可得出该人群每标准人日的食物和营养素摄入量。

1.2.4   营养素计算

利用营养之星专家系统膳食调查版软件进行营养分析,通过该软件创建的数据库可以计算出各类食物摄入量、每日能量及营养素摄入量、三大营养素供能比等相关指标。

1.3   膳食及营养素摄入评价依据

利用《中国学龄儿童膳食指南(2016)》[6]对浦东新区不同年龄段中小学生膳食摄入情况进行评价;根据《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dietary reference intakes,DRIS)》[7],对受访对象进行分性别和分年龄段的营养状况评估,统计人群中个体摄入量达到推荐摄入量(RNI)或适宜摄入量(AI)的个体所占的比例,当个体某营养素摄入量达到RNI或AI时,认为该个体发生此营养素摄入不足的概率很小[8]

1.4   统计学分析

应用EpiData 3.0进行双录入,采用SPSS 22.0进行统计分析。采用营养计算器(标准版)进行营养分析。本研究中定量数据呈正态分布,以x±s表示;定性数据以构成比表示,定性数据资料采用卡方检验。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调查对象基本情况

共纳入调查对象609人,其中男生占49.8%,女生占50.2%;小学(7~11岁)组占41.7%,初中(12~15岁)组占42.9%,高中(16~18岁)组占15.4%。各年龄段性别构成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159,P > 0.05)。见表 1

表1

调查对象年龄段性别分布

2.2   食物摄入量

浦东新区中小学生膳食摄入情况与《中国学龄儿童膳食指南(2016)》[6]相比,水果类、奶类的平均摄入量(90.55%~97.87%,91.95%~95.74%)均明显低于推荐摄入量;畜禽肉类、油脂类、盐的平均摄入量(95.40%~100.00%,76.38%~96.81%,78.74%~89.36%)均明显高于推荐摄入量。初中和高中生蔬菜类的平均摄入量低于推荐摄入量;小学和初中生鱼虾类的平均摄入量低于推荐摄入量。见表 2

表2

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膳食平均摄入量与膳食指南推荐摄入量的比较(x±s,g/d)

2.3   能量及主要营养素摄入量

除维生素E、烟酸和钠外,浦东新区中小学生其他膳食能量及营养素摄入量达到RNI或AI推荐值的比例均较低。其中:各年龄段钙、镁、锌的摄入量达到推荐值的比例分别为3.8%~9.6%、7.7%~19.1%、3.1%~18.1%,均不足20%;初中、高中生维生素B1的摄入量达到推荐值的比例不足10%;初中生视黄醇和维生素B2摄入量达到推荐值的比例不足20%。见表 3

表3

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平均每人每日能量及营养素摄入量与DRIs比较(x±s)

2.4   三大营养素供能比

浦东新区中小学生脂肪供能比(51.3%~53.7%)均高于膳食指南的推荐值(25%~30%),碳水化合物供能比(32.0%~36.9%)均低于膳食指南的推荐值(55%~65%)。见表 4

表4

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三大营养素供能比

2.5   不同年龄及性别学生营养状况

中小学生总体超重率为13.96%,肥胖率为11.28%。男女生之间超重率的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χ2=0.278,P > 0.05),但男生肥胖率明显高于女生(χ2=5.307,P < 0.05)。不同学龄段学生超重率和肥胖率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χ2超重=2.463,P > 0.05;χ2肥胖= 0.300,P > 0.05)。见表 5

表5

上海市浦东新区不同年龄段中小学生超重和肥胖检出情况[n(%)]

3   讨论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超重检出率为13.96%,肥胖检出率为11.28%,超重检出率与上海市2015年中小学生体质监测结果[9]接近(13.4%),肥胖检出率高于上海2015年的报道(9.9%)[9]。其中,浦东新区男生的超重、肥胖检出率为32.67%,女生的超重肥胖检出率为18.95%,与这一结果也高于浦东新区2010年的报道(超重肥胖检出率分别为男生25.77%和女生12.76%)[10],与上海市2014年的报道接近(超重肥胖检出率分别为男生31.0%和女生18.0%)[11]。男生的超重肥胖率明显高于女生,这与国内其他研究报道是一致的[10-12],可能的原因有:基因表达存在不同[13],女生发生肥胖的分子机制可能更为复杂;受文化传统影响,女生较男生更注重体型发展,从而影响到饮食行为等发生改变。

本次调查结果表明,浦东新区中小学生的膳食存在不平衡、不合理现象。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第一,三大产能营养素供能比不合理。碳水化合物供能比较低,脂肪供能比较高,膳食总体呈现高脂肪为主的趋势,偏离了中国膳食指南中以碳水化合物供能为主,适量脂肪的原则。建议学生多摄入多食用含有丰富维生素、矿物质、膳食纤维的蔬菜水果,降低高脂肪膳食所带来的潜在风险[14]

第二,食物摄入不足与过量并存。浦东新区中小学生膳食摄入情况与《中国学龄儿童膳食指南(2016)》[6]相比,多种食物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摄入不足,尤其是果蔬类和奶类,与上海闵行区的研究结果一致[15](小学生蔬菜和奶类的摄入量分别为177.0、161.4 g,中学生蔬菜和奶类的摄入量分别为156.4、147.0 g)。蔬菜水果是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的良好来源,能够满足我们每天的营养需求,所富含的膳食纤维可以预防便秘、痔疮和降低结肠癌[16],在糖尿病、冠心病等慢性病预防中有积极作用[17-18]。调查显示,中国居民每日奶类的摄入量为24.7 g[19],仅为发达国家的5%左右,与中国平衡膳食宝塔的推荐量300 g[20]相去甚远。奶类产品的摄入能够增加钙、维生素A、维生素B2的摄入,有效地改善我国儿童这类营养素摄入不足的问题。本次调查还发现,各学龄段学生畜禽肉类、油脂类、盐的摄入量均明显高于推荐摄入量。畜禽肉类及油脂类摄入过多将会增加脂肪和胆固醇的摄入量,导致肥胖和高脂血症的发生。应当从控制动物性食品和食用油两方面入手,以减少其可能带来的超重、肥胖和其他慢性病的风险[21-22]。膳食中食盐的摄入量与血压密切相关[23],如不能采取有效手段减少盐及高钠食物的摄入,可能会引起儿童青少年高血压的患病率不断升高,中小学生应当从小培养清淡的饮食习惯,每天食盐的摄入量不超过6 g[20]

第三,多种营养素摄入不足。矿物质和维生素是儿童生长发育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物质,如长期摄入不足,将会引起各种相关营养缺乏性疾病。本次调查发现,浦东新区中小学生大多数维生素、矿物质摄入达到RNI或AI推荐值的比例均较低,其中钙、镁、锌的摄入不足尤为严重,与上海闵行区的研究结果一致[15] (钙、锌的摄入量分别占推荐量的61.2%和69.0%)。各年龄段钙的摄入量达到推荐值的比例不足10%,与我国九省儿童青少年膳食钙摄入水平较低结果一致[24] (钙的摄入量为327.96 mg/d)。有文献指出,青春期中摄入足够的钙可使老年时期骨质疏松的发生推迟或减轻,骨质疏松的发生目前已被定义为“起源于儿童期的老年疾病”[25],建议中小学生应增加奶类、豆制品、虾皮、海带等含钙丰富的食物摄入。镁具有维护骨骼生长和神经肌肉兴奋性的作用,同时能调节心血管和胃肠道功能,中小学生日常饮食中应增加米面制品及蔬菜等食物的摄入。长期缺乏锌易导致免疫功能低下、智力障碍、生长发育迟缓,建议该地区儿童在日常膳食中应增加贝类、内脏、蛋类等食物的摄入。

均衡、合理、全面的膳食营养是保证儿童青少年正常生长发育的前提。根据本次调查分析结果,应加强对该地区儿童青少年的营养宣教,提倡多食用蔬果、奶类,控制盐、油脂、畜禽肉类的摄入,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通过发放盐勺、油壶和选择低钠盐等干预方法来降低食盐和油脂的摄入量;对学校食堂进行营养干预,培训厨师烹调低盐少油的菜品;同时,应加强对学生家长的健康宣教,保证学生日常饮食的合理安排与分布,创造一个良好的饮食环境。

表1

调查对象年龄段性别分布

Table 1
表2

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膳食平均摄入量与膳食指南推荐摄入量的比较(x±s,g/d)

Table 2
表3

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平均每人每日能量及营养素摄入量与DRIs比较(x±s)

Table 3
表4

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三大营养素供能比

Table 4
表5

上海市浦东新区不同年龄段中小学生超重和肥胖检出情况[n(%)]

Table 5

参考文献

[1]

卢立新, 高仙, 张世伟.北京市西城区青少年饮食和运动知识及行为干预效果分析[J].中国自然医学杂志, 2010, 12(3):176-179.

[2]

WEISS R, CAPRIO S. The metabolic consequences of childhood obesity[J]. Best Pract Res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5, 19(3):405-419.

[3]

LAWSON M L, CHEN L, DANIELS S R, et al. Prevalanceo fmorbidobesity and metabolic syndrome in U.S. adolescents and very young adults[J]. Ann Epidemiol, 2005, 15(8):629-639.

[4]

O'DOHERTY M G, FREEDMAN N D, HOLLENBECK A R, et al. Association of dietary fat intakes with risk of esophageal and gastric cancer in the NIH-AARP diet and health study[J]. Int J Cancer, 2012, 131(6):1376-1387.

[5]

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中国学龄儿童青少年超重、肥胖筛查体重指数值分类标准[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04, 25(2):97-102.

[6]

中国营养学会.中国学龄儿童膳食指南(2016)[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6.

[7]

程义勇. 《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2013修订版简介[J].营养学报, 2014, 36(4):313-317.

[8]

葛可佑.怎样应用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DRIs)评价个体和群体的膳食[J].卫生研究, 2002, 31(1):1-4.

[9]

2015年上海市中小学生《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年修订)》测试结果[EB/OL].[2018-07-01]. http://www.sohu.com/a/43241114_115696.

[10]

盛秋明, 李卫国, 张海涛, 等.浦东新区7~15岁学生肥胖流行现状及腰围和腰围身高比值分布[J].中国学校卫生, 2010, 31(1):15-18.

[11]

邓云, 樊晓红, 陆英, 等. 2014——2017年上海浦东新区部分中小学生健康状况监测分析[J].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 2018, 29(3):121-123, 126.

[12]

王向军, 杨漾, 吴艳强, 等.上海市7~18岁学生1985至2014年的超重和肥胖流行趋势[J].中国循证儿科杂志, 2017, 12(2):126-130.

[13]

乔子君, 马文丽, 郑文岭.肥胖患者性别差异的基因表达谱数据分析[J].基础医学与临床, 2015, 35(6):723-728.

[14]

刘彩虹, 丁胜福, 李晓明.膳食纤维在疾病防治中的应用[J].医学综述, 2010, 16(16):2459-2461.

[15]

汤红梅, 方红, 许慧琳, 等.上海市闵行区中小学生膳食与营养状况调查[J].中国公共卫生, 2013, 29(8):1143-1146.

[16]

JAFRI S H, MILLS G. Lifestyle modification in colorectal cancer patients:an integrative oncology approach[J]. Future Oncol, 2013, 9(2):207-218.

[17]

WENG L C, LEE N J, YEH W T, et al. Lower intake of magnesium and dietary fiber increases the incidence of type 2 diabetes in Taiwanese[J]. J Formos Med Assoc, 2012, 111(11):651-659.

[18]

OVERBY N C, SONESTEDT E, LAAKSONEN D E, et al. Dietary fiber and the glycemic index:a background paper for the Nordic Nutrition Recommendations 2012[J]. Food Nutr Res, 2013, 57(1):20709.

[19]

于冬梅, 何宇纳, 郭齐雅, 等. 2002-2012年中国居民能量营养素摄入状况及变化趋势[J].卫生研究, 2016, 45(4):527-533.

[20]

杨月欣, 张环美.《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简介[J].营养学报, 2016, 38(3):209-217.

[21]

苏畅, 张兵, 刘爱东, 等.膳食和环境因素与我国城乡居民超重、肥胖关系的研究[J].中国健康教育, 2010, 26(3):168-171.

[22]

OLINTO M T, GIGANTE D P, HORTA B, et al. Major dietary patterns and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among young Brazilian adults[J]. Eur J Nutr, 2012, 51(3):281-291.

[23]

ZHOU B, WEBSTER J, FU LY, et al. Intake of low sodium salt substitute for 3 years attenuates the increase in blood pressure in a rural population of North China-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 Int J Cardiol, 2016, 215:377-382.

[24]

杜文雯, 王惠君, 王志宏, 等.中国九省区1991-2006年7~17岁儿童青少年饮奶状况及变化趋势[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10, 31(12):1349-1352.

[25]

江帆.儿童及青少年期钙营养及运动对成年期骨健康的影响[J].中国实用儿科杂志, 2012, 27(3):174-178.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作者简介] 沈丽娜(1988-), 女, 学士, 医师; 研究方向:营养与食品卫生; E-mail: lina_shen@126.com

[收稿日期] 2018-07-14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35)
  • 文章访问量 (342)
  • XML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目录

2015年上海市浦东新区中小学生膳食与营养状况的特征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