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当期目录> 正文

2018, 35(11):996-1001.doi:10.13213/j.cnki.jeom.2018.18206

郑州市医务人员人格特征、职业紧张及身心健康的关系


1. 四川大学华西第四医院/华西公共卫生学院, 四川 成都 610041 ;
2. 四川煤矿安全监察局安全技术中心/四川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安全技术中心, 四川 成都 610000 ;
3. 郑州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河南 郑州 450000

收稿日期: 2018-03-11;  发布日期: 2018-12-06

通信作者: 王永伟, Email: wangyongwei_@aliyun.com  

作者简介: 黄磊(1989-), 男, 硕士, 医师; 研究方向:职业紧张、劳动生理与心理; E-mail:

[目的] 了解医务人员的职业紧张及身心健康状况,探讨人格特征、职业紧张及身心健康的相互作用及预测效应。

[方法] 于2012年5月至12月,以随机整群抽样方法,从郑州市18所省级、市级医院抽取医院5所,纳入医生、护士、医技共计1 630人作为研究对象,采用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中文版、职业紧张量表修订版和SF-36健康调查量表,调查其人格特征、职业紧张、身心健康(生理健康、心理健康)。采用方差分析、Spearmen相关及路径分析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 回收有效问卷1 345份,问卷合格率为82.5%。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得分(88.3±19.4)分,生理健康得分(78.3±12.7)分,心理健康得分(72.3±15.0)分。人格特征、任务负荷、社会支持与个体紧张反应、身心健康均存在相关性(P < 0.05),其中神经质和个体紧张反应(rs=0.540)、神经质和心理健康(rs=-0.594)、社会支持和个体紧张反应(rs=-0.428)、个体紧张反应和心理健康(rs=-0.648)相关性较高。内向、神经质和精神质得分高的医务人员,个体紧张水平相对较高(F=54.05,F=382.57,F=16.12,均P < 0.001),心理健康水平相对较低(F=82.69,F=480.41,F=34.63,均P < 0.001);内向、神经质得分高的医务人员,生理健康水平相对较低(F=62.67,F=187.97,P < 0.001)。采用路径分析并计算标准化回归系数(b'),结果显示,神经质(b'=0.419)、任务负荷(b'=0.230)、社会支持(b'=-0.325)对个体紧张反应有预测作用;人格特征中的神经质有对身心健康直接和间接预测效应,总效应分别为-0.258(生理健康)和-0.471(心理健康)。

[结论] 医务人员的神经质、任务负荷、社会支持对身心健康存在直接和间接预测作用。内向、神经质和精神质得分高,工作负荷强为个体紧张反应及身心健康的危险因素,社会支持为保护因素。

关键词: 医务人员;  人格特征;  职业紧张;  身心健康 

随着经济的全球化发展和技术的革新与进步, 传统的物理、化学等职业危害因素正在逐步得到关注和控制, 但心理性职业危害因素带来的新问题也在逐步凸显[1-2]。紧张问题在职业人群中已经普遍存在[3-4], 医务工作者尤为显著。在医患矛盾尖锐、高工作压力等外部环境下, 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职业紧张, 有研究报道, 医务人员职业紧张已处于较高水平[5-6]。研究表明, 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 会产生一系列工作相关的身心健康问题, 并影响生活质量[7-8]。在职业紧张的危险因素中, 除了众多的社会环境因素外, 人格特征对职业紧张的作用也不可忽视;相对于其他人, 具有某些性格的个体更容易产生职业紧张[9-10]。探讨医务人员的不同人格类型与职业紧张、健康状况的关系, 有利于了解医务人员成为健康问题高发群体的根本诱因, 探讨人格特征、职业紧张和身心健康的直接或间接效应, 可揭示医务人员在产生职业紧张, 甚至一系列健康危害的过程中, 人格特征所起的作用, 为干预职业紧张以及提高身心健康提供理论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2012年5—12月, 采用整群随机抽样, 从郑州市18所省级、市级医院抽取5所, 将医生、护士、医技(检验科和放射科)共计1 630名医务人员纳入本研究进行问卷调查, 收回问卷并整理, 得到有效问卷1 345份, 问卷合格率为82.5%。其中医生679人, 护士592人, 医技74人。

1.2   工具和方法

人格特征测量采用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中文版(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Revised, Short Scale, Chinese Version, EPQ-RSC) [11], 主要包括3个维度。内外向:分数高表示人格偏外向, 低则表示人格偏于内向;神经质:得分高提示有担忧、焦虑等不良情绪反应, 甚至出现不理智的行为, 得分低则表明个性稳重、性情比较温和, 善于自我控制;精神质:具有单向性, 分数高表示孤独、冷漠, 不关心他人, 难以适应外部环境, 低分属正常。各维度Cronbach’s α系数依次为0.75、0.77、0.60。标准分T=50+10× (受试者原始分-测量组的均值)/测量组的标准差, T介于43.3~56.7分为中间型, 38.5~43.3分或56.7~61.5分为倾向型, 38.5分以下或61.5分以上为典型。

职业紧张量表修订版(Occupational Stress InventoryRevised Edition, OSI-R) [12]由职业角色量表、个人应激量表和个人资源量表三部分组成, 共14个维度。本研究采用简化OSI-R量表, 选取了任务负荷、社会支持、业务紧张反应、心理紧张反应、人际关系紧张反应和躯体紧张反应共6个维度, 每个维度10个条目, 每个条目得分为1~5分, 各条目得分之和为该维度总分;单个维度得分范围为10~50分。个体紧张反应问卷由业务紧张反应、心理紧张反应、人际关系紧张反应和躯体紧张反应4个维度构成, 故总分为200分。任务负荷、社会支持得分越高分别表明任务负荷越大, 社会支持越高;紧张反应各维度得分越高表明紧张水平越高。对每个维度保留所有条目, 以保持结构效度。各维度Cronbach’s α系数依次为0.62、0.86、0.78、0.83、0.59、0.75, 个体紧张反应问卷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83。

SF-36健康调查量表(36-item Short Form Health Survey, SF-36)汉语版经过多次修订和使用, 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13]。该量表包括8个维度: ①躯体功能;②躯体健康问题导致的角色受限;③躯体疼痛;④总体健康感;⑤生命活力;⑥社交功能;⑦情感问题所致的角色受限;⑧精神健康, 包括心理抑郁状态和健康感内容。各维度Cronbach’s α系数在0.55~0.87之间。前4个维度为生理健康综合测量;后4个维度为心理健康综合测量。量表计分方法是根据不同条目权重, 计算各维度粗积分, 将粗积分转换为0~100标准分, 标准分= [(原始分-最低分)/测量组全距]×100, 得分越高表明主观健康水平越高。单个维度是分范围为0~100分;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均分别由4个维度组成, 故理论得分范围均为0~400分。本研究中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77。

1.3   统计学分析

采用Excel 2010软件进行数据的录入、整理, SPSS 19.0和Amos 21.0软件进行分析, Spearmen相关用于分析各因素间的相关性, 方差分析用于比较不同性格、任务负荷、社会支持水平下医护人员紧张及身心健康水平, 检验水准α=0.05。路径分析用于分析人格特征对职业紧张及身心健康的直接和间接效应, 其中间接效应等于同一路径上两个直接效应之积;通过计算各因素间的标准化回归系数(b’), 用单向箭头由自变量指向应变量, 由b’表示自变量对应变量的直接效应的方向和大小。卡方自由度比(χ2/ν)用于模型的拟合度比较, 值越小, 表示模型拟合度越高, 一般认为χ2/ν小于2时, 模型具有较好的拟合度;GFI、AGFI、NFI、IFI为模型的适合性指数, 一般认为大于0.9具有较高的拟合程度;CFI、RMSEA为模型的替代性指数, CFI越接近1越理想, 一般以0.95为界;RMSEA为平均概似平方误根系数, 数值越小代表模型拟合度越好, 一般认为低于0.06时模型较为理想。

2   结果

2.1   医务人员紧张反应、身心健康的基本情况

医务人员的个体紧张和身心健康测量结果见表 1。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88.3±19.4)分, 生理健康(78.3±12.7)分, 心理健康(72.3±15.0)分;不同性别的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得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不同婚姻状况、年龄、工龄的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生理健康及心理健康得分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不同职业的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生理健康得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

表1

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和身心健康得分

2.2   相关性分析

各因素间的Spearmen相关分析结果见表 2。人格特征、任务负荷、社会支持与医务人员的个体紧张反应、身心健康均存在相关性(P < 0.05)。其中神经质和个体紧张反应(0.540)、神经质和心理健康(-0.594)、社会支持和个体紧张反应(-0.428)、个体紧张反应和心理健康(0.648)相关性较高。

表2

医务人员人格特征、职业紧张及身心健康的相关性分析

2.3   不同人格特征的紧张反应、身心健康比较

以标准T=50分为界, 对人格特征各维度分级, 分析不同人格特征类型间个体紧张反应、身心健康的差异, 见表 3。方差分析结果显示, 除不同精神质分级组的生理健康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外, 各人格类型分级的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身心健康得分差异均存在统计学意义(P < 0.05)。

表3

不同人格特征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身心健康的比较

2.4   任务负荷、社会支持与个体紧张反应、身心健康的关系

以中位数为界, 将任务负荷(M=27分)、社会支持(M=39分)分为两组, 比较不同组间的个体紧张反应、身心健康的差异, 结果见表 4。方差分析结果显示, 不同任务负荷组和社会支持组间医务人员的个体紧张反应、身心健康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 < 0.05)。

表4

医务人员不同职业紧张因素间个体紧张反应及身心健康的比较

2.5   身心健康的路径分析

为探讨人格特征、任务负荷、社会支持、个体紧张反应对身心健康的效应, 本研究纳入上述因素进行了路径分析。通过反复对模型进行修正, 最终模型拟合的χ2/ν=1.668 < 2, GFI、AGFI、NFI、CFI及IFI均大于0.95, RMSEA=0.03 < 0.06, 模型拟合效果较好。各因素间效应如路径模型所示, 不显著路径已被移除(图 1)。

图 1

医务人员身心健康的路径分析模型

表 5可知, 内外向对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仅有直接效应(b’为0.143和0.081);神经质、任务负荷对生理健康(b’为-0.147和-0.111)和心理健康(b’为-0.297和-0.174)均有直接和间接效应;社会支持对生理健康仅有间接效应(b’=0.086), 对心理健康有直接效应(b’=0.075)和间接效应(b’=0.135);精神质对身心健康的影响较小, 路径分析未发现精神质对生理健康的作用。值得注意的是, 个体紧张反应对身心健康的效应不可忽略, 尤其对心理健康的效应值达到了-0.415。

表5

人格特征、职业紧张对医务人员身心健康的效应(b’)

3   讨论

本研究分析得出, 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得分(88.3±19.4)分, 生理健康得分(78.3±12.7)分, 心理健康得分(72.3±15.0)分。经人口学特征分组分析, 男性医务人员紧张水平高于女性, 单身的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和生理健康得分高于已婚医务人员, 但心理健康得分较低;不同年龄、工龄的医务人员, 其个体紧张反应、生理及心理健康得分存在差异, 其中 < 45岁年龄段、工龄 < 20年的医务人员相对于其他医务人员, 其职业紧张水平较高;不同职业的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和生理健康水平也存在差异。

Spearmen相关分析显示, 人格特征、任务负荷、社会支持与医务人员的个体紧张反应、身心健康均存在相关性, 提示人格特征、任务负荷、社会支持对职业紧张和身心健康有影响;个体紧张反应与身心健康也存在相关性, 说明职业紧张对身心健康也有影响, 与相关报道一致[14-15]

分组比较后发现, 内向、神经质和精神质得分高的医务人员, 具有更高的个体紧张水平, 与相关研究报告相一致[16-17], 同时, 其生理健康(除精神质外)和心理健康水平要低于外向、神经质和精神质得分低的医务人员。研究还发现, 高任务负荷、缺乏社会支持的医务人员, 具有更高的个体紧张水平, 生理健康和心理健康水平更低。

路径分析结果显示, 人格特征不仅对身心健康有直接效应, 还可通过影响医务人员的个体紧张反应而起间接作用。内外向对身心健康仅有直接效应, 不存在间接效应, 外向性格的医务人员, 具有更高的生理健康(b’=0.143)和心理健康水平(b’=0.081);神经质对身心健康既有直接效应, 也可通过影响职业紧张反应对身心健康起到间接效应, 总效应值分别为-0.258 (生理健康)和-0.471 (心理健康), 表明神经质得分高的医务人员更容易产生职业紧张和健康问题;精神质仅对心理健康有微弱的直接效应(b’=-0.041)。

任务负荷对医务人员的个体紧张(b’=0.230)有预测作用, 任务负荷对身心健康既有直接效应, 也存在间接效应, 以生理健康较为明显(b’=-0.229);足够的社会支持可缓解医务人员的个体紧张(b’=-0.325), 社会支持对身心健康既有直接效应, 也存在间接效应, 其中以心理健康较为明显(b’=0.210)。

本文通过调查医务人员的职业紧张及身心健康状况, 分析了人格特征与职业紧张、健康状况关系, 并探讨了人格特征、职业紧张及身心健康的相互作用及预测效应, 为制定医务人员健康保护措施, 提高其身心健康提供科学依据。不足之处在于本研究为横断面研究, 缺乏有力的对照, 在因果关系论证上有较大局限性;同时, 职业紧张、健康调查量表为自评式量表, 自评得分带有主观性, 缺乏客观的结局评价指标。在今后进一步研究中, 应积极采用实验性研究以提高研究设计的可靠性, 还应结合临床及病理等诊断指标, 提高研究结论的可靠性。

职业紧张会导致一系列生理和心理健康问题, 严重影响医务人员的工作效率和生活质量, 关注医务人员的健康势在必行。对于医务人员职业紧张及身心健康的预防, 应针对不同的人格特质, 合理安排工作岗位, 建立良好的工作氛围, 避免长时间高负荷工作, 并适当开展心理健康辅导。同时, 医务人员也要加强自身修养, 正确认识自己, 培养健全的人格, 以更好地适应社会环境和职业环境的变化。

表1

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和身心健康得分

Table 1
表2

医务人员人格特征、职业紧张及身心健康的相关性分析

Table 2
表3

不同人格特征医务人员个体紧张反应、身心健康的比较

Table 3
表4

医务人员不同职业紧张因素间个体紧张反应及身心健康的比较

Table 4
图 1

医务人员身心健康的路径分析模型

Figure 1 [注]RO:任务负荷;SS:社会支持;P:精神质;E:内外向;N:神经质;PSQ:个体紧张反应;PCS:生理健康;MCS:心理健康。
表5

人格特征、职业紧张对医务人员身心健康的效应(b’)

Table 5

参考文献

[1]

PARENT-THIRION A, FERNANDEZ MACIAS E, HURLEY J, et al. Fourth European working conditions survey[R]. Dublin, Ireland: European Foundation for the Improvement of Living and Working Conditions, 2007.

[2]

兰亚佳, 张洋.职业紧张研究现状与展望[J].川北医学院学报, 2014, 29(1):1-6.

[3]

马书农, 潘登, 马洪林.农民工职业紧张与组织支持和抑郁倾向的关系[J].工业卫生与职业病, 2017, 43(5):336-338, 341.

[4]

李华亮, 刘志婷, 李丽, 等.供电企业职业紧张现状调查[J].中国工业医学杂志, 2017, 30(5):359-362.

[5]

娄懿.新形势下医护人员心理健康对工作满意度的影响[J].健康研究, 2016, 36(5):542-544, 547.

[6]

陈星.我国医护人员职业紧张及其影响因素研究进展[J].职业与健康, 2016, 32(15):2140-2142.

[7]

TOMLJENOVIC M, KOLARIC B, STAJDUHAR D, et al. Stress, depression and burnout among hospital physicians in Rijeka, Croatia[J]. Psychiatr Danub, 2014, 26(S3):450-458.

[8]

张琴, 兰亚佳, 陈红梅.职业紧张与职业生命质量的关系研究[J].四川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1, 42(4):540-543.

[9]

VAN DER WAL RAB, WALLAGE J, BUCX MJL. Occupational stress, burnout and personality in anesthesiologists[J]. Curr Opin Anaesthesiol, 2018, 31(3):351-356.

[10]

BARR P. The five-factor model of personality, work stress and professional quality of life in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 nurses[J]. J Adv Nurs, 2018, 74(6):1349-1358.

[11]

钱铭怡, 武国城, 朱荣春, 等.艾森克人格问卷简式量表中国版(EPQ-RSC)的修订[J].心理学报, 2000, 32(3):317-323.

[12]

李健, 兰亚佳, 王治明.职业紧张量表(OSI-R)信度与效度验证[J].中华劳动卫生职业病杂志, 2001, 19(3):190-193.

[13]

何朝阳, 张博然, 李梅华. SF-36量表在肺结核病人中使用的信度和效度[J].中国公共卫生, 2004, 20(3):282-283.

[14]

周芸竹, 刘晓丽, 魏腾达, 等.海上石油作业平台员工职业生命质量及影响因素[J].环境与职业医学, 2017, 34(10):881-885.

[15]

朱陶, 张树山, 兰亚佳, 等.南充市三甲医院医务人员职业生命质量与职业紧张的关系研究[J].实用预防医学, 2016, 23(2):151-153.

[16]

刘翘楚.广西二级三级综合医院医护人员职业紧张与人格特征的相关性研究[D].南宁: 广西医科大学, 2015.

[17]

崔娅, 白宇乾, 沙焱, 等.产科医师人格倾向与职业紧张的关系[C]//第十三次全国劳动卫生与职业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泰安: 中华预防医学会劳动卫生与职业病分会, 2014: 168.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作者简介] 黄磊(1989-), 男, 硕士, 医师; 研究方向:职业紧张、劳动生理与心理; E-mail: hlst0610@163.com

[收稿日期] 2018-03-11 00:00:00.0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3)
  • 文章访问量 (39)
  • XML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目录

郑州市医务人员人格特征、职业紧张及身心健康的关系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