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当期目录> 正文

2018, 35(8):741-749.doi:10.13213/j.cnki.jeom.2018.18204

XYLT1基因多态性与汉族职业人群噪声性听力损失易感性之间的关联


1. 东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江苏 南京 210009 ;
2. 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病防治所, 江苏 南京 210009 ;
3. 南京市职业病防治院健教科, 江苏 南京 210042 ;
4. 苏州广济医院, 江苏 苏州 215008 ;
5. 昆山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江苏 昆山 215300 ;
6. 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江苏 南京 211166

收稿日期: 2018-03-11;  发布日期: 2018-09-01

基金项目: 江苏省医学创新团队(编号:CXTDA2017029)

通信作者: 朱宝立, Email: zhubl@jscdc.cn  

作者简介: 王君(1992-), 女, 硕士生; 研究方向:职业卫生; E-mail:

[目的] 探讨XYLT1基因单核苷酸多态性与汉族职业人群噪声性听力损失易感性之间的关系。

[方法] 采用病例对照研究方法,选择江苏省内1家纺织厂和1家大型电厂接触噪声的工人为研究对象,共1 956人接受健康检查、问卷调查和纯音听力测试。将双耳高频平均听阈≥ 40 dB者定义为病例组(n=660),双耳高频平均听阈< 40 dB者定义为对照组(n=650)。用声级计检测作业现场的噪声强度,用多功能个体噪声剂量计测量个体噪声暴露水平,并计算工人的累积噪声暴露量(CNE)。利用TaqMan分型技术进行XYLT1基因分型。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分析年龄、工龄、噪声暴露时间、噪声暴露水平、CNE、高频听阈的均值在两组间的分布差异;双侧χ2检验分析年龄、性别、吸烟、饮酒等分类变量在两组间的分布差异;利用二元logistic回归模型评估XYLT1位点单核苷酸多态性与NIHL易感性之间的关联水平并对CNE进行分层分析。采用双侧χ2检验进行单倍型分析。

[结果] 两个工厂选择检测点342个,现场噪声强度范围为75.2~100.0 dB(A);共抽样了223名作业工人,个体噪声暴露水平范围为68.5~108.1 dB(A)。病例组的噪声暴露时间[(227.6±94.8)月]大于对照组[(218.1±88.4)月],平均高频听阈值[(37.2±11.8)dB]约是对照组[(14.0±4.0)dB]的3倍;而病例组的耳部疾病患病率和家族史的比例小于对照组(均P < 0.05)。经年龄、性别、吸烟和饮酒校正后,rs7185607 A等位基因(OR=1.57,95% CI:1.07~2.31)、rs7205152C等位基因(OR=1.63,95% CI:1.12~2.37)、rs7191414 A等位基因(OR=1.70,95% CI:1.01~2.77)、rs12598082 G等位基因(OR=1.76,95% CI:1.27~2.44)和rs2311140 G等位基因(OR=1.85,95% CI:1.34~2.55)会增加NIHL的患病风险,而rs59385104 C等位基因(OR=0.51,95% CI:0.27~0.96)则会降低NIHL的患病风险(均P < 0.05)。当CNE > 100(dB·年)时,与rs7185607位点CC基因型相比,携带CA/AA基因型的个体患NIHL的风险增加(OR=1.60,95% CI:1.16~2.20);与rs7191414位点TT基因型相比,携带AT/AA基因型的个体患NIHL的风险增加(OR=2.21,95% CI:1.47~3.32);与rs2311140位点AA基因型相比,携带GA/GG基因型的个体患NIHL的风险增加(OR=1.93,95% CI:1.39~2.71)(均P < 0.05)。当CNE ≤ 100(dB·年)时,与AA基因型相比,rs2311140的GA/GG基因型会增加NIHL的患病风险(OR=2.42,95% CI:1.72~3.41,P < 0.001)。显性模型和隐性模型的结果显示,只有rs2311140 G等位基因在两种模型下会增加NIHL的患病风险(OR=2.22,95% CI:1.39~3.53;OR=2.08,95% CI:1.17~3.68)(均P < 0.05)。单倍型分析结果显示,XYLT1单倍型ATTA(OR=0.580,95% CI:0.422~0.798)和CCTA单倍型(OR=0.496,95% CI:0.355~0.693)是NIHL的保护因素(均P < 0.05);而单倍型CTTG是NIHL患病的危险因素(OR=1.724,95% CI:1.450~2.049)(P < 0.001)。

[结论] XYLT1基因可能是NIHL的易感基因。XYLT1的rs2311140 G等位基因和单倍型CTTG可能是NIHL的潜在易感分子标志物。rs7185607、rs7191414和rs2311140位点多态性与噪声之间的交互作用可能对NIHL具有重要影响。

关键词: 噪声性听力损失;  XYLT1 多态性;  易感性 

噪声是一类会引起人情绪烦躁、疲倦或身心受损的声音污染,危害人类的健康。在生产劳动过程中,噪声以各种方式遍布在工作场所内,除了对听觉系统的损伤外,还会对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产生影响[1]。当人们长期在高强度的噪声环境中工作,如果没有采取足够的有效保护措施,很可能发生噪声性听力损失(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NIHL),并且这种听力损失是永久性、不可逆转的。因此,NIHL防治已成为国内外职业病领域的研究重点[2]

NIHL的危险因素通常包括化学因素、物理因素、遗传因素等。其中,遗传因素表现为不同个体对噪声危害的易感性是不同的。个体易感性可能会受一些因素的影响,比如吸烟、饮酒和高血压等[3]。许多研究表明个体对NIHL的易感性与基因多态性有关[4-5]。具体而言,由于基因型的不同,不同个体在相同的环境中患NIHL的风险不同[6]。例如,KONINGS等[7]发现,过氧化氢酶基因单核苷酸多态性(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s,SNPs)与NIHL易感性之间存在相关性。国内研究发现,对氧磷酶2的某些基因型可能是汉族人群发生NIHL的遗传易感性标志[8]

耳蜗损伤是NIHL的一类主要病理改变[9-10]。耳蜗是内耳中的一段骨质结构,由三个内部充满淋巴液的空腔组成,它和前庭迷路一起组成内耳骨迷路,是传导并感受声波的结构[11]。耳蜗的核心部分为柯蒂氏器,是听觉转导器官,负责将来自中耳的声音信号转换为相应的神经电信号,交送大脑的中枢听觉系统接受进一步处理,最终实现听觉知觉。木糖转移酶Ⅰ(xylosyltransferaseⅠXYLT1)是木糖转移酶家族中的一个基因。TAYLAN等[12]通过对既往的研究回顾分析,认为XYLT1在人体骨骼发育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该基因的突变可能导致骨骼异常、关节松弛和骨质疏松。考虑到柯蒂氏器生长在螺旋骨管中,而骨管作为耳蜗结构的主要组成部分可能与听力损失相关[10],因此推测XYLT1的基因多态性可能通过影响耳蜗的功能进而影响个体对NIHL的易感性。基于上述思考,本研究通过病例对照研究设计,探讨XYLT1基因多态性与NIHL易感性之间的关联。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的选择

以江苏省内1家纺织厂和1家大型电厂接触噪声的工人为研究对象,2家工厂共3 724名工人,其中噪声岗位为2 475人。排除非汉族、有耳毒性药物服用史、军事噪声暴露史、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的人群。通过常规职业健康检查收集人口学资料、吸烟和饮酒状况以及以前工作场所的噪声暴露情况,采集静脉血样本,并进行一般体格检查、纯音听力测试。同时,开展面对面的问卷调查,收集工人使用防护工具、疾病史、家族史以及其他的相关信息。在这项研究中,排除因为工作和身体原因未能参加者,共有2 432名工人参加了本次职业健康常规体检并进行问卷调查,完成体检者共2 163人,获得有效问卷1 956份,有效应答率为80.4%。

本研究获得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伦理委员会批准,且所有研究对象均知情同意。

1.2   相关定义

平均每天至少喝一瓶啤酒或50 g葡萄酒且超过一年者定义为饮酒,达到定义标准但受访时已戒酒者定义为曾经饮酒,不满足该标准者定义为不饮酒。平均每天至少抽一支烟且超过一年者定义为吸烟,达到定义标准但受访时已戒烟者定义为曾经吸烟,不满足该标准者定义为不吸烟[8]

1.3   听力检查和听力损失判定

参照GBZ 49—2014 《职业性噪声聋的诊断》 [13],受试者脱离噪声环境12~48 h后进行听力检查。在噪声本底值小于25 dB(A)的隔音室内,对所有研究对象进行双耳500、1000、3000、4000、6000Hz共5个频率的纯音气导听阈测试。纯音测听结果按GB/T7582— 2004 《声学-听阈与年龄关系的统计分布》 [14]要求,进行年龄和性别矫正,并按公式计算听阈值。双耳高频平均听阈(dB)= [左耳(HL3000HZ+HL4000HZ+HL6000HZ)+右耳(HL3 000 HZ+HL4 000 HZ+HL6 000 HZ)]/6,公式中:HL3 000 HZHL4 000 HZHL6 000 HZ分别为3 000、4 000、6 000 Hz处的单耳平均听阈。同时进行耳科常规检查,包括双侧耳廓有无畸形,外耳道有无畸形、狭窄、阻塞,鼓膜有无穿孔、内陷、溢液等。根据纯音测听结果,病例符合典型的噪声性听力损失的特点,即高频听力损失严重,纯音测听结果显示3 000、4 000、6000 Hz处有“ V”型下陷,或高频听阈(3 000、4 000、6 000 Hz)损失大于低频听阈(500、1 000、2 000 Hz)损失。

1.4   研究对象的分组

采用病例对照研究的方法,将纯音测听结果高频听阈≥ 40 dB的噪声暴露工人作为病例组,将高频听阈< 40 dB的噪声暴露工人作为对照组。对照组根据性别和工种相同、年龄相差不超过5岁、接噪工龄相差不超过2年的标准与病例组进行匹配,同时病例组的工人和对照组的工人要求是同岗位的轮班工人。最后共有病例组工人660例,对照组工人650例。

1.5   作业现场噪声检测

根据GBZ/T 189.8—2007 《工作场所物理因素测量第8部分:噪声》 [15],使用Quest SoundPro型声级计(Quest,美国)进行现场调查,根据声级波动是否大于3 dB(A)判断声场为非稳态噪声或稳态噪声。稳态噪声的声场,每处场所选择3个测量点,每个点测量3次,取平均值。非稳态噪声的声场,把工作场所划分为若干个声级区,每个声级区选择2个测量点,每个点测量3次,取平均值。再使用Quest Noise Pro-DL型多功能个体噪声剂量计(Quest,美国)测量个体噪声暴露水平。抽取工人,在每个工人耳部佩戴传声器(传声器高度站姿时为1.5 m,坐姿时为1.0 m),将传声器指向声源方向,在正常作业的情况下对噪声进行测量。抽样原则为抽样对象中必须包括不同岗位上接触噪声强度最大和接触噪声时间最长的工人,其余工人利用单纯随机抽样方法选取。利用等效连续A声级测定方法进行测量,计算8 h等效声级。

1.6   累积噪声暴露量(cumulative noise exposure,CNE)的计算

根据问卷调查收集到以前工作场所的噪声暴露情况和作业现场噪声检测数据,计算每个工人的CNE,公式如下:

$ $CNE=10\text{lg}\left[ \sum\limits_{i=1}^{n}{\left( {{10}^{{{L}_{Aeqi}}/10}} · {{T}_{i}} \right)} \right]$ $

公式中:n为接触噪声的工作岗位总数,LAeq为等效连续A声级,T 为各岗位接噪工龄(年)。

1.7   静脉血的收集和DNA提取

采用EDTA抗凝负压管(BD,美国)采集研究对象的外周静脉血2 mL并编号,轻轻颠倒混匀,血样编号与调查表上的号码一致。然后3 000 r/min(离心半径13.5 cm)离心5 min,分离血细胞和血浆,分别于-20℃和-80℃保存待用。选用天根试剂盒(离心柱法)(北京天根生化科技,中国)提取基因组DNA,用紫外分光光度计(上海百贺仪器科技,中国)测定并计算D260 /D280值,当比值在1.8~2.0之间提示DNA纯度合格,否则需重新提取。将测定好的DNA存储在-20℃条件下。

1.8   SNPs位点的选择和分型

通过NCBI数据库(http://www.ncbi.nlm.nih.gov/SNP/)和HapMap北京汉族人口数据集(http://www.hapmap.org)进行基因位点的筛选。纳入标准为:(1)最小等位基因频率(minor allele frequency,MAF)> 0.1;(2)哈迪-温伯格平衡(Hardy-Weinberg equilibrium,HWE)的P > 0.05。基因分型采用TaqMan分型技术,利用ABI 7900实时PCR仪(Applied Biosystems,美国),反应程序为95℃预变性10 min、95℃变性15 s、60℃退火并延伸1 min,共进行40个循环。基因分型引物和探针由南京骥骜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设计。

1.9   统计学分析

所有数据使用EpiData 3.1输入,并使用SAS 9.1.3进行统计分析。使用Haploview 4.2软件进行连锁不平衡检验,利用拟合优度χ2对结果进行分析。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分析年龄、工龄、噪声暴露时间、噪声暴露水平、CNE、高频听阈的均值在两组间的分布差异;双侧χ2检验分析年龄、性别、吸烟、饮酒、耳部疾病等分类变量在两组间的分布差异;利用二元logistic回归模型评估XYLT1位点/SNPs与NIHL易感性之间的关联水平并在显性模型下对CNE进行分层分析。采用双侧χ2检验进行单倍型分析。关联分析均校正性别、年龄、吸烟和饮酒,计算OR和95%CI表示各SNP位点与NIHL患病风险之间的关联强度。三种关联模型使用二元logistic回归分析,分别为加性模型,aa vs. AA;显性模型,(Aa+aa)vs. AA;隐性模型,aa vs.(AA+Aa)。其中,AA表示野生基因型,Aa表示杂合型突变基因型,aa表示纯合型突变基因型。单倍型分析通过SHEsis在线平台(http://shesisplus.bio-x.cn/SHEsis.html)进行。所有的P值都进行了Bonferroni修正,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作业现场噪声检测的结果

两个工厂的作业现场噪声检测结果如表 1所示。两个工厂共选择检测点342个,抽样了223名作业工人,现场噪声强度范围为75.2~100.0 dB(A),个体噪声暴露水平范围为68.5~108.1 dB(A)。

表1

现场噪声检测结果

2.2   研究对象的特征

NIHL病例组和对照组的特征如表 2所示。病例组共660人,平均年龄(40.4±6.3)岁,平均噪声暴露时间(227.6±94.8)月,平均噪声暴露水平(86.7± 7.7)dB(A);对照组共650人,平均年龄(40.4±6.4)岁,平均噪声暴露时间(218.1±88.4)月,平均噪声暴露水平(87.1±7.5)dB(A)。病例组与对照组在性别、年龄、吸烟、饮酒、工龄、噪声暴露水平、CNE、使用耳塞和暂时性听阈位移方面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P> 0.05)。病例组的平均高频听阈值[(37.2±11.8)dB]约是对照组[(14.0±4.0)dB]的3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01)。此外,病例组的噪声暴露时间大于对照组,而耳部疾病患病率和家族史的比例小于对照组,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5)。

表2

研究对象的特征

2.3   XYLT1基因分型和NIHL易感性之间的关系

根据NCBI数据库和HapMap北京汉族人口数据集的相关数据,本研究共纳入了34个基因型。34个SNPs位点基因型频率在对照人群中的分布均符合HWE(P > 0.05)。表 3显示这些SNPs的基因型在病例组和对照组中的分布情况。根据各位点与NIHL患病风险关联分析的结果,rs7185607、rs7205152、rs7191414、rs12598082、rs2311140和rs59385104 6个位点与NIHL易感性之间的关系具有统计学意义(P < 0.05)。经过年龄、性别、吸烟和饮酒调整后,加性模型的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rs7185607 A等位基因(OR=1.57,95%CI:1.07~2.31,P=0.022)、rs7205152 C等位基因(OR=1.63,95%CI:1.12~2.37,P=0.010)、rs7191414 A等位基因(OR=1.70,95%CI:1.01~2.77,P=0.048)、rs12598082 G等位基因(OR=1.76,95%CI:1.27~2.44,P < 0.001)和rs2311140G等位基因(OR=1.85,95%CI:1.34~2.55,P < 0.001)会增加NIHL的患病风险,而rs59385104 C等位基因(OR=0.51,95%CI:0.27~0.96,P=0.038)则会降低NIHL的患病风险。其他28个SNPs基因分型与NIHL的关系不具有统计学意义。

表3

XYLT1 34个SNPs位点基因型在病例组和对照组中的分布和加性模型分析

2.4   按CNE分层分析XYLT1基因多态性与NIHL易感性的关系

通过既往的研究可知听力损伤的临界累积噪声暴露阈值可确定为100(dB·年)[16]。因此将CNE以100(dB·年)为界值分成两组进行分层分析。如表 4所示,当CNE > 100(dB·年)时,在显性模型下,rs7185607位点以携带CC基因型的个体为参照,携带CA/AA基因型的个体患NIHL的风险增加(OR=1.60,95%CI:1.16~2.20,P=0.004);rs7191414位点以携带TT基因型的个体为参照,携带AT/AA基因型的个体患NIHL的风险增加(OR=2.21,95%CI:1.47~3.32,P=0.035);rs2311140位点以携带AA基因型的个体为参照,携带GA/GG基因型的个体患NIHL的风险增加(OR=1.93,95%CI:1.39~2.71,P < 0.001)。当CNE ≤ 100(dB·年)时,与AA基因型相比,rs2311140的GA/GG基因型会增加NIHL的患病风险(OR=2.42,95%CI:1.72~3.41,P < 0.001)。

表4

XYLT1 6个SNPs位点按累积噪声暴露量分层分析

2.5   多种遗传模型下 XYLT1基因多态性和NIHL易感性的关联分析

基于加性模型的结果,进一步研究在其他遗传模型中XYLT1基因多态性对NIHL的影响,结果如表 5所示。具体而言,只有rs2311140位点的G等位基因在显性模型(OR=2.22,95%CI:1.39~3.53,P < 0.001)和隐性模型(OR=2.08,95%CI:1.17~3.68,P=0.012)下与NIHL易感性之间的关联均具有统计学意义,会增加NIHL的患病风险。另外,rs12598082位点在显性模型下的结果表明,与对照组相比,病例组携带G等位基因的人群患NIHL风险提高了2倍(OR=2.00,95%CI:1.27~3.16,P=0.003)。其他SNPs位点在两种模型下未显示病例组和对照组之间基因型分布具有统计学差异。

表5

多种遗传模型下XYLT1基因多态性与NIHL易感性关联分析

2.6   XYLT1单倍型与NIHL易感性的关系

连锁不平衡检验发现XYLT1基因的rs7185607、rs7205152、rs7191414和rs12598082位点存在紧密的连锁关系(D’=0.90~0.98),单倍型分析结果如表 6所示。4个SNPs之间存在9种频率大于3%的单倍型。结果显示,单倍型rs7185607A-rs7205152T-rs7191414T-rs12598082A(OR=0.580,95%CI=0.422~0.798,P=0.001)和rs7185607 C-rs7205152 C-rs7191414 T-rs12598082 A(OR=0.496,95%CI=0.355~0.693,P < 0.001)是NIHL的保护因素;而单倍型rs7185607C-rs7205152T-rs7191414T-rs12598082G是NIHL患病风险的危险因素(OR=1.724,95%CI= 1.450~2.049,P < 0.001)。

表6

XYLT1单倍型与NIHL关联分析

3   讨论

本次研究探讨了汉族职业人群中XYLT1基因多态性与NIHL易感性之间的关联,发现rs7185607(AC/AA)、rs7205152(CT/CC)、rs7191414(AT/AA)、rs12598082(GA/GG)和rs2311140(GA/GG)基因型是NIHL的可能危险因素,说明相对于一些野生纯合型,发生XYLT1某些基因位点突变的个体更易患NIHL,这可能和XYLT1功能改变导致内耳软骨生长发育的失调相关。研究也发现rs59385104(CC/CT)基因型可能是NIHL的保护因素,说明某些野生基因型的突变也可能会促进内耳软骨的生长发育从而降低NIHL的患病风险。rs2311140位点的G等位基因在三种遗传模型下与NIHL易感性之间的关联均具有统计学意义,因此可作为NIHL的潜在易感分子标志。结合单倍型分析结果,XYLT1单倍型rs7185607 C-rs7205152 T-rs7191414T-rs12598082G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NIHL的患病风险。由于单倍型研究比单个SNP研究具有更好的统计分析效果,代表一个群体中人与人之间的大部分多态性,因此XYLT1单倍型rs7185607C-rs7205152 T-rs7191414T-rs12598082G可能是NIHL的潜在易感分子标志。到目前为止,这是第一篇报道骨形成相关基因和NIHL易感性之间关联的文章。

在既往的研究中,SCHÖN等[17]发现弹性纤维性假黄瘤患者血清中XYLT1活性升高与XYLT1的某些错义突变相关(P=0.002),从而增加了机体患弹性纤维性假黄瘤的风险。AMBROSIUS等[18]对22个健康献血者的样本进行XYLT1XYLT2基因分型分析,结果表明XYLT1第1号外显子中的SNPs c.343 G > T的突变与血清中糖胺聚糖含量降低相关。这些数据表明,野生型个体和突变型个体对相同疾病表现出不同的易感性。这些结果和本次研究都说明XYLT1的多态性位点可能是一些疾病(包括NIHL)易感性的潜在标志。

研究人员通过构建动物和人类模型,对全部DNA组的外显子测序,发现XYLT1的表达与软骨异常相关[19]。目前的研究发现蛋白聚糖是一类在许多组织中起到关键作用的特殊蛋白,广泛分布于细胞表面、细胞内和细胞外基质中。根据存在的组织不同,蛋白聚糖类型也不同,其中两类重要的蛋白聚糖为硫酸乙酰肝素蛋白聚糖(heparan sulfate proteoglycan,HSPG)和硫酸软骨素蛋白聚糖(chondroitin sulfate proteoglycan,CSPG)[20]。硫酸软骨素的保水性对于骨骺的生长板尤其重要,CSPG的缺乏或硫酸软骨素的硫酸化不足均可缩减骺板的体积,从而导致肢体发育短小和畸形。XYLT1是调控HSPG和CSPG糖基化过程中一类特殊且十分重要的酶,可以通过调节硫酸软骨素的表达进而影响骨骼细胞功能,最终影响骨骼的生长发育;这个结论也在内耳中得到发现[20]。噪声引起听力损失的机制是内耳细胞和结构的损伤[21-22]。这些研究结果提示,XYLT1的调控功能可能成为NIHL预防和治疗的潜在焦点。

在本次研究中,与病例组相比,对照组耳部疾病的患病率更高。可能的原因是,当一个工人被诊断患有耳疾后,保护听觉的意识将增强,随之采取适当措施来保护患病的耳朵,例如延长工作中佩戴耳塞的时间[23]。在这种情况下主观行为的保护作用可能比基因的作用更大。另外,病例组的暴露时间大于对照组。一般情况下,当工人暴露在噪声环境中的时间愈长,累积噪声暴露量愈大,因此更容易患NIHL。利用分层分析控制CNE,发现当CNE>100(dB·年)时,rs7185607、rs7191414和rs2311140位点与NIHL的患病风险有关,携带突变等位基因的个体患NIHL的风险更高;而当CNE ≤ 100(dB·年)时,仅发现位点rs2311140与NIHL患病之间存在关联。说明在更高的噪声暴露水平下,基因与环境的联合作用增强,暴露人员更易患NIHL。在以后的研究中可继续探讨噪声暴露时间与XYLT1多态性之间的交互作用对NIHL易感性的影响。

本文是第一篇探讨XYLT1基因与噪声性听力损失易感性的文章,发现XYLT1的相关基因多态性可能是NIHL发生的分子标志。但是本研究中仍有局限性。第一,样本量不够大,样本选择范围有限,不能很好地代表整个汉族人口。第二,在研究噪声暴露情况时,噪声暴露量的测定和听力损伤的检测是同时进行的,用当前的测量结果代表既往的暴露情况来探究效应具有不确定性,可能与导致NIHL的实际暴露存在偏差。第三,目前尚不能提供在NIHL发展过程中XYLT1酶活性改变的直接证据,未来需要进一步的动物和细胞实验进行验证。

表1

现场噪声检测结果

Table 1
表2

研究对象的特征

Table 2
表3

XYLT1 34个SNPs位点基因型在病例组和对照组中的分布和加性模型分析

Table 3
表4

XYLT1 6个SNPs位点按累积噪声暴露量分层分析

Table 4
表5

多种遗传模型下XYLT1基因多态性与NIHL易感性关联分析

Table 5
表6

XYLT1单倍型与NIHL关联分析

Table 6

参考文献

[1]

郭桂梅, 邓欢忠, 韦献革, 等.噪声对人体健康影响的研究进展[J].职业与健康, 2016, 32(5):713-716.

[2]

付丛丛, 余善法.噪声性听力损失易感基因的研究进展[J].环境与职业医学, 2013, 30(5):388-391.

[3]

SLIWINSKA-KOWALSKA M, PAWELCZYK M. Contribution of genetic factors to 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a human studies review[J]. Mutat Res, 2013, 752(1):61-65.

[4]

SLIWINSKA -KOWALSKA M, NOBEN -TRAUTH K, PAWELCZYK M, et al. 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s in the cadherin 23(CDH23)gene in Polish workers exposed to industrial noise[J]. Am J Hum Biol, 2008, 20(4):481-483.

[5]

OHLEMILLER K K, MCFADDEN S L, DING D L, et al. Targeted mutation of the gene for cellular glutathione peroxidase(Gpx1)increases 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 in mice[J]. J Assoc Res Otolaryngol, 2000, 1(3):243-254.

[6]

KOZEL P J, DAVIS R R, KRIEG E F, et al. Deficiency in plasma membrane calcium ATPase isoform 2 increases susceptibility to 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 in mice[J]. Hear Res, 2002, 164(1/2):231-239.

[7]

KONINGS A, VAN LAER L, PAWELCZYK M, et al. Association between variations in CAT and 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 in two independent noise-exposed populations[J]. Hum Mol Genet, 2007, 16(15):1872-1883.

[8]

LI X, CAO J, WANG J, et al. PON2 and ATP2B2 gene polymorphisms with 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J]. J Thorac Dis, 2016, 8(3):430-438.

[9]

FECHTER L D. Oxidative stress:a potential basis for potentiation of 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J]. Environ Toxicol Pharmacol, 2005, 19(3):543-546.

[10]

OHGAMI N, OSHINO R, NINOMIYA H, et al. Impairments of inner ears caused by physical environmental stresses[J]. Nihon Eiseigaku Zasshi, 2017, 72(1):38-42.

[11]

SAHNI D, SINGLA A, GUPTA A, et al. Relationship of cochlea with surrounding neurovascular structures and their implication in cochlear implantation[J]. Surg Radiol Anat, 2015, 37(8):913-919.

[12]

TAYLAN F, MÄKITIE O. Abnormal proteoglycan synthesis due to gene defects causes skeletal diseases with overlapping phenotypes[J]. Horm Metab Res, 2016, 48(11):745-754.

[13]

职业性噪声聋的诊断: GBZ 49-2014[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14.

[14]

声学-听阈与年龄关系的统计分布: GB/T7582-2004[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4.

[15]

工作场所物理因素测量第8部分: 噪声: GBZ/T 189. 8-2007[S].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 2007.

[16]

陈醒觉, 曾丹, 叶方立, 等.听力损伤的累积噪声暴露阈值研究[J].中国职业医学, 2005(05):33-35.

[17]

SCHÖN S, SCHULZ V, PRANTE C, et al. Polymorphisms in the xylosyltransferase genes cause higher serum XT-I activity in patients with pseudoxanthoma elasticum(PXE)and are involved in a severe disease course[J]. J Med Genet, 2006, 43(9):745-749.

[18]

AMBROSIUS M, KLEESIEK K, GÖTTING C. The xylosyltransferase Ⅰ gene polymorphism c.343G>T (p.A115S) is associated with decreased serum glycosaminoglycan levels[J]. Clin Biochem, 2009, 42(1-2):1-4.

[19]

SCHREML J, DURMAZ B, COGULU O, et al. The missing "link":an autosomal recessive short stature syndrome caused by a hypofunctional XYLT1 mutation[J]. Hum Genet, 2014, 133(1):29-39.

[20]

MUNNS CF, FAHIMINIYA S, POUDEL N, et al. Homozygosity for frameshift mutations in XYLT2 result in a spondylo-ocular syndrome with bone fragility, cataracts, and hearing defects[J]. Am J Hum Genet, 2015, 96(6):971-978.

[21]

KONINGS A, VAN LAER L, VAN CAMP G. Genetic studies on 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a review[J]. Ear Hear, 2009, 30(2):151-159.

[22]

KURIOKA T, MATSUNOBU T, SATOH Y, et al. ERK2 mediates inner hair cell survival and decreases susceptibility to 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J]. Sci Rep, 2015, 5:16839.

[23]

WANG B, DING E, SHEN H, et al. Association of TagSNP in lncRNA HOTAIR with susceptibility to noise-induced hearing loss in a Chinese population[J]. Hear Res, 2017, 347:41-46.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江苏省医学创新团队(编号:CXTDA2017029)

[作者简介] 王君(1992-), 女, 硕士生; 研究方向:职业卫生; E-mail: wj1192555261@163.com

[收稿日期] 2018-03-11 00:00:00.0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38)
  • 文章访问量 (180)
  • XML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目录

XYLT1基因多态性与汉族职业人群噪声性听力损失易感性之间的关联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