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过刊浏览> 正文

2018, 35(6):578-581.doi:10.13213/j.cnki.jeom.2018.17631

浙西地区316例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病例流行病学分析


a. 浙江衢化医院眼科, 浙江 衢州 324004 ;
b. 浙江衢化医院烧伤科, 浙江 衢州 324004

收稿日期: 2017-11-03;  发布日期: 2018-07-06

基金项目: 浙江省公益技术应用研究计划(编号:2017C33186)

通信作者: 张元海, Email: zyhssk@163.com  

作者简介: 田鹏飞(1989-), 男, 硕士, 住院医师; 研究方向:眼外伤防治; E-mail:

[目的] 研究浙西地区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病例的流行病学特征, 为企业安全生产管理和有关部门制定防控对策提供依据。

[方法] 利用回顾性流行病学方法调查2004年1月—2016年12月浙江衢化医院烧伤科和眼科收治的316例职业性氢氟酸灼伤住院病例, 收集一般人口学特征、企业特征和发病特征等资料, 进行流行病学描述, 并比较化工企业和非化工企业病例灼伤部位和中毒程度的分布差异。

[结果] 2004—2016年浙西地区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的病例数有逐年上升趋势。30~50岁年龄段病例比例最高(64.9%)。半数以上(53.8%)病例来源于氟化工企业, 装卸与运输、金属铸造、玻璃和水晶加工等非化工企业也占较高比例(46.2%)。民营企业所占比例较高(64.2%)。病例中, 64.2%未穿戴有效防护用品, 32.9%防护用品破损或穿戴不到位, 2.9%穿戴沾有氢氟酸的防护用品。绝大多数是小面积灼伤, 化工企业病例的灼伤部位常见于头面颈部(27.9%)、臂部和腿部(19.5%), 非化工企业则以手部(24.0%)多见, 两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54.95, P < 0.01)。化工企业中毒严重程度与非化工企业相比, 总体上更为严重,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67.70, P < 0.01)。

[结论] 氟化工企业的氢氟酸灼伤发生率高于非氟化工企业, 建议加强高危职业人员的职业卫生安全教育和防护用品配备。

关键词: 化学灼伤;  氢氟酸;  职业卫生安全;  职业特征 

氢氟酸广泛应用于化工领域, 它是各种无机和有机氟化合物合成的原材料, 也用于半导体制造、金属抛光、玻璃与水晶刻蚀等非化工企业[1]。氢氟酸是一种高度危险的化学物质, 对机体组织具有强烈的腐蚀作用, 氟离子还可以通过皮肤黏膜吸收, 导致全身性中毒, 小面积灼伤即可能导致死亡[2-3]。在浙江省, 氢氟酸是最常见的导致化学灼伤的物质[4]。先前的研究显示, 在浙西地区灼伤住院患者中, 化学灼伤占18.6%, 其中氢氟酸占29.1%, 排在首位[5]。浙江衢化医院地处浙西化工基地, 负责该地区的灼伤和化学性损伤救治工作, 本研究对浙江衢化医院2004年1月— 2016年12月收治的职业性氢氟酸灼伤患者的特征进行回顾性分析, 为企业安全生产管理和制定防控对策提供依据。

1   材料与方法

1.1   资料来源

收集2004年1月—2016年12月浙江衢化医院烧伤科和眼科收治的316例职业性氢氟酸灼伤住院患者的病例资料。非职业行为受伤以及因吸入性损伤等收入重症监护室或其他科室的病例不在收集范围内。本研究经浙江衢化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1.2   方法

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的界定:年龄≥ 16岁, 在职业中有明确的氢氟酸接触史。对收集的病例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 收集的内容包括性别、年龄、文化程度、企业的性质和行业分布、发病规律、受伤时是否穿戴防护用品、氢氟酸浓度、灼伤部位与面积以及合并伤和治疗转归情况。严重程度参照文献[6]评定。

1.3   统计学分析

用Excel建立数据库, 采用SPSS 21.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计数资料用频数和构成比描述, 不同企业病例的灼伤部位和严重程度分布差异采用皮尔逊卡方检验。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人口学特征

316例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病例中, 男性占93.0%, 女性占7.0%;年龄范围为17~69岁, 平均年龄为(39.53±10.31)岁, < 30、30~50、>50岁的病例数分别为63、205、48例, 其中30~50岁所占的比例最高(64.9%);文化程度为初中的比例最高(46.5%), 其余依次为高中(31.3%)、小学及以下(19.3%)、大专及以上(2.9%)。

2.2   企业性质和行业分布

病例数以民营企业(包括集体、股份合作和私营企业)比例较高(64.2%), 其次是国有企业(26.9%)和三资企业(8.9%)。半数以上的病例来自化工企业(53.8%), 其余来自非化工企业(46.2%), 包括装卸和运输、金属铸造、半导体制造、玻璃和水晶加工、废旧资源回收、电镀等行业。见表 1

表1

2004—2016年浙西地区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病例的行业分布

2.3   防护用品穿戴情况和发病规律

未穿戴有效防护用品者占64.2%, 防护用品破损或穿戴不到位者占32.9%, 穿戴沾有氢氟酸的防护用品者占2.9%。

职业性氢氟酸灼伤以夏季和秋季发病率较高, 分别为28.8%和28.2%, 其余为冬季(23.4%)和春季(19.6%)。2004—2016年浙西地区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病例数呈现上升趋势, 2010年以前国有企业与三资企业病例数总体高于民营企业, 2010年以后民营企业病例数上升, 高于国有企业与三资企业, 且两者差距逐渐增大。见图 1

图 1

2004—2016年浙西地区不同性质企业的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病例数

2.4   伤情特征和转归

2.4.1   致伤氢氟酸浓度

36例(11.4%)接触含氢氟酸的混合物, 其余(88.6%)接触不同浓度的氢氟酸水溶液。128例致伤氢氟酸浓度不详, 在明确浓度的188例病例中, 以高浓度(质量分数>50%)氢氟酸接触居多。见表 2

表2

188例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的浓度分布

2.4.2   灼伤部位

灼伤部位共计430处, 以头面颈部最多, 其余依次为手部、臂部、腿部、足部和其他部位;化工企业的患者灼伤部位多见于头面颈部、臂部和腿部, 而非化工企业的患者多见于手部, 两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54.95, P < 0.01)。见表 3

表3

不同企业职业性氢氟酸灼伤患者的灼伤部位分布

2.4.3   灼伤面积

灼伤总面积(包括Ⅰ度)小于全身体表面积(total body surface area, TBSA)1%的占48.7%, 1%~5%的占42.1%, >5%的占9.2%, 多数是小面积灼伤。

2.4.4   合并伤

316例病例中4.8%合并吸入性损伤, 9.2%合并眼灼伤。中毒严重程度分类为无中毒的占6.7%, 轻度中毒占43.0%, 中度中毒占38.0%, 重度和致命性中毒占12.3%。化工企业病例的中毒严重程度总体高于非化工企业, 两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67.70, P < 0.01)。见表 4

表4

不同企业职业性氢氟酸灼伤患者的中毒严重程度分布

2.4.5   转归

愈病例313例, 其中52例行切痂植皮或皮瓣移植手术。死亡3例, 灼伤面积分别占TBSA的3.5%、12%和22%, 分别在伤后1.5、3、0.5 h死于心搏骤停。

3   讨论

化学灼伤的发生与当地的自然环境、产业结构、工业布局及其发达程度密切相关[7]。改革开放以来, 浙江省的经济和工业化水平快速推进, 尤其在浙江的西部, 氟化学工业是当地的支柱产业, 因为拥有丰富的萤石矿资源, 大型国有氟化工企业不断扩大再生产, 新的合资或民营氟化工企业不断涌现。浙西地区已成为我国氟化工企业的重要集聚区, 每年的氢氟酸产量将近40万t。同时, 浙江省内的半导体制造、金属制造、玻璃和水晶加工等企业密集, 这些企业的生产工艺中也需要用到氢氟酸。研究表明, 从业人员的文化程度偏低, 相关的职业教育和安全培训不足, 加上因安全意识淡薄而不遵守操作规程, 导致氢氟酸灼伤发病率较高, 突发群体性的氢氟酸灼伤事件也时有发生[8-9]

本研究显示, 2004—2016年浙西地区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病例数有逐年上升趋势, 青壮年男性是高发病人群, 半数以上(53.8%)患者来源于氟化工企业, 装卸和运输、半导体制造、金属铸造、玻璃和水晶加工等非化工企业中也常有发生(46.2%)。职业性氢氟酸灼伤以民营企业发病率较高, 其原因与浙江省的民营经济发达、民营企业工人流动性较大、从业者对氢氟酸的危害性认识不足、企业管理方面存在不足有关, 应加强高危人群的职业卫生安全管理, 以减少职业性氢氟酸灼伤事故的发生。

本研究中患者灼伤部位以头面颈部和手部最多, 这与患者的职业和致伤途径以及氢氟酸的损伤特点有密切关系。氟化工企业病例主要通过两种途径受伤:一种是在生产操作、产品灌装和设备检修时, 因为操作不当或设备老化, 氢氟酸从管道或设备中喷出所致, 致伤的氢氟酸大多是高浓度或者是无水的, 受伤部位往往是头面颈部, 也可能累及身体其他部位, 患者的灼伤面积相对较大, 常合并吸入性损伤和眼部灼伤, 是危重氢氟酸灼伤发生的重要原因;另一种发生在设备检修时, 因为橡皮手套破损或手部无意中接触到而沾染设备上的氢氟酸, 这种途径接触的氢氟酸浓度较低, 接触当时无明显感觉, 受伤部位大多在手部。在氢氟酸装卸或运输途中可能发生大量外泄, 造成人员损伤, 甚至成批人员受伤, 这种受伤可以是多部位受伤, 伤情比较严重, 这也是危重氢氟酸灼伤的发生原因[9]。半导体制造、金属铸造、玻璃和水晶加工、物流公司搬运(桶装氢氟酸)及塑料废品处理等非化工企业患者的受伤途径主要通过手接触, 受伤部位大多局限在手部, 其致伤的氢氟酸浓度相对低, 因初期无明显不适, 如无有效防护措施, 容易造成成批人员灼伤[8]。因此, 为有效预防氢氟酸灼伤, 高危企业应配备防护设备, 氟化工企业和装卸与物流运输企业必须配备防护面罩、防酸服、橡胶手套和胶鞋, 并在作业现场配备急救措施, 非化工企业的高危企业要配备橡胶手套和胶鞋, 操作时必须穿戴有效防护设备, 并在穿戴前检查防护设备是否有渗漏破损。

氢氟酸是高度危险的无机酸, 小面积灼伤即可导致中毒甚至死亡[10]。有文献报道1例20%质量分数的氢氟酸造成大腿处3%TBSA Ⅰ度灼伤, 虽然伤后局部立即外用葡萄糖酸钙凝胶, 但依然出现严重低钙、低镁和低钾血症, 并引发心搏骤停[11]。本研究显示3例患者分别在伤后0.5~3 h死于心搏骤停, 其中1例灼伤面积仅为3.5%TBSA, 伤后病情发展极为迅速。因此, 氢氟酸灼伤是临床上非常紧急的状况, 即使是小面积氢氟酸灼伤也应引起足够重视, 早期急救必须争分夺秒。

综上所述, 2004—2016年浙西地区职业性氢氟酸灼伤以青壮年男性为主, 半数以上发生在化工企业;受伤时未穿戴或不正确穿戴有效防护用品是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头面颈部和手部是最常见的损伤部位。应重点做好防护, 加强高危职业人员的职业卫生安全教育, 提高对氢氟酸危害性的认识。

表1

2004—2016年浙西地区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病例的行业分布

Table 1
图 1

2004—2016年浙西地区不同性质企业的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病例数

Figure 1
表2

188例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的浓度分布

Table 2
表3

不同企业职业性氢氟酸灼伤患者的灼伤部位分布

Table 3
表4

不同企业职业性氢氟酸灼伤患者的中毒严重程度分布

Table 4

参考文献

[1]

FORRESTER M B.Work-related health emergency cases due to hydrofluoric acid exposures reported to Texas poison centers[J].Int J Occup Med Environ Health, 2012, 25(4):456-462.

[2]

胡祖良, 张元海, 王新刚, 等.静脉结合皮下注射葡萄糖酸钙治疗氢氟酸烧伤[J].环境与职业医学, 2016, 33(1):77-80.

[3]

WANG X, ZHANG Y, NI L, et al.A review of treatment strategies for hydrofluoric acid burns:current status and future prospects[J].Burns, 2014, 40(8):1447-1457.

[4]

ZHANG Y H, HAN C M, CHEN G X, et al.Factors associated with chemical burns in Zhejiang province, China:an epidemiological study[J].BMC Public Health, 2011, 11:746.

[5]

YE C, WANG X, ZHANG Y, et al.Ten-year epidemiology of chemical burns in western Zhejiang Province, China[J].Burns, 2016, 42(3):668-674.

[6]

ZHANG Y, HAN C, QIU X, et al.Response to "Chemical injuries caused by the hydrofluoric acid leak"[J].Burns, 2016, 42(3):706-708.

[7]

樊华, 刘凤彬, 田宝祥, 等.东北地区605例化学烧伤患者流行病学调查[J].中华烧伤杂志, 2012, 28(6):419-422.

[8]

仇旭光, 韩春茂, 王野平, 等.48例成批氢氟酸烧伤的救治[J].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10, 19(4):432-433.

[9]

毛新兴, 王新刚, 张元海, 等.重大氢氟酸泄漏事故中成批患者的救治[J].中华烧伤杂志, 2015, 31(5):381-383.

[10]

BURD A.Hydrofluoric acid-revisited[J].Burns, 2004, 30(7):720-722.

[11]

WU M L, DENG J F, FAN J S.Survival after hypocalcemia, hypomagnesemia, hypokalemia and cardiac arrest following mild hydrofluoric acid burn[J].Clin Toxicol(Phila), 2010, 48(9):953-955.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浙江省公益技术应用研究计划(编号:2017C33186)

[作者简介] 田鹏飞(1989-), 男, 硕士, 住院医师; 研究方向:眼外伤防治; E-mail: tpf1006@126.com

[收稿日期] 2017-11-03 00:00:00.0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35)
  • 文章访问量 (176)
  • XML下载量 (1)
  • 被引次数 (0)

目录

浙西地区316例职业性氢氟酸灼伤病例流行病学分析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