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

首页> 过刊浏览> 正文

2022, 39(1):36-40.doi:10.11836/JEOM21244

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的修订


1a. 陆军军医大学 医学心理系 ;
1b. 陆军军医大学 研究生院,重庆 400038 ;
2. 陆军装甲兵学院士官学校指挥管理系,吉林 长春 130117 ;
3.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研保障中心,上海 201602

收稿日期: 2021-05-30;  录用日期:2021-12-07;  发布日期: 2022-01-25

基金项目: 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19XTY012)

通信作者: 冯正直, Email: fzz@tmmu.edu.cn  

作者简介: 王佳(1989—),女,博士,讲师;E-mail: wangjia@tmmu.edu.cn

[背景] 据《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20》的统计数据,2019年我国有113 293人因公受伤,25092因工死亡。提升高风险作业人员的勇敢素质,对个人健康维护和组织工作效能强健具有重要意义。

[目的] 在中国人群中修订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PCWS)。

[方法] 对1280名高风险作业人员进行施测,采用项目分析和探索性因子分析法对量表的建构效度进行分析,采用验证性因子分析法验证探索性因子分析的结果,采用Cronbach's α系数验证量表的信度,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做PCWS与军人心理素质量表勇敢分量表(MQQA)、Norton勇敢量表(CM)的相关性来验证量表的聚合效度,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做PCWS各因子的相关性来验证量表的区分度。

[结果] 项目分析结果显示,所有题项与总分相关系数均大于0.4;探索性因子分析结果显示,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修订版在中国人群中包括:直接危险、供养家庭、应对他人攻击、报告违纪、帮助社会5个维度;共解释方差总变异的72.71%。验证性因子分析结果表明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修订版五因子修正模型拟合良好[卡方自由度比(CMIN/DF)=4.60,规准适配指数(NFI)=0.93,比较适配指数(CFI)=0.95,增值适配指数(IFI)=0.95,标准化残差均方和平方根(SRMR)=0.05,渐进残差均方和平方根(RMSEA)=0.07]。信度分析结果表明该量表在调查人群中的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95,效度分析结果表明该量表与MQQA、CM的相关系数在0.11~0.28间(P<0.01),区分度结果表明该量表各因子间相关系数在0.35~0.72间(P<0.01)。

[结论] 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修订版在中国人群中具有良好的信效度。

关键词: 高风险作业人员;  身体勇敢量表;  信度;  效度;  员工 

高风险作业人员是指非致命伤害和疾病的发生率是全国每10000名全职工作者2倍以上的岗位[1]。高风险作业人员(消防员、警察、矿工等)常暴露于高风险作业环境中,其不仅要承受高风险所带来的致伤及致死风险[1],同时也要承受对其心理带来的损害效应[2]。一项针对承受着工作相关暴力威胁的2678名员工研究指出,其所属员工短期和长期内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的发生率分别为13.9%和17.9%。此外,高风险作业人员可能与高水平的抑郁、焦虑和酒精成瘾相关[3]。由此可见,该群体暴露于特殊的作业环境不仅会影响所属人员的健康福祉,而且会对组织绩效和工作绩效带来消极影响[4]。因此,探索对高风险作业人员心理健康的保护性因素,对于提升起个人幸福感和组织效能都具有实践意义[5]

近年来,积极心理学领域中的“勇敢”概念逐渐引起了广泛关注[6-7]。不同学者对于勇敢的表述不尽相同。如Norton认为勇敢是“尽管恐惧仍坚定不移地行动”[8],廖雅琴[9]指出军人的勇敢是“军人在面对困难和危险时,不害怕、不犹豫,对目标采取果断和顽强的心理素质”。Rate等[10]系统梳理了29种关于勇敢的定义,并从中提炼出了勇敢的4个成分,分别为:风险、恐惧、意向性/深思熟虑、高尚/善良的行为。Howard等[7]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身体勇敢的概念和测量进行了拓展,并认为身体勇敢主要体现在高风险作业人群中(如蓝领工人、消防员、警察等),是指在会对身体健康造成损害的威胁下,个人依旧采取行动完成职责、组织目标或拯救他人免于死伤的行为,其中涉及对行动者身体健康的损害风险,并研发了“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以期提升该群体的作业绩效和心理健康水平。目前国内缺乏测量身体勇敢的研究工具,本研究主要检验本量表在中国高风险作业人员中的信效度水平。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用整群抽样法于2020年9月抽取重庆市从事高风险作业岗位的人员1280人(消防员和武装警察),回收问卷1280份,剔除无效问卷180份(删除标准为空答率为5%以上且有规律性作答的问卷),共得有效问卷1100份,有效率为85.94%。纳入标准:年龄>18岁,男女不限;工作年限>2年;自愿接受调查。排除标准:配合度较差;不能理解研究者指令;近1个月接受过问卷调查者。

被试均为男性,年龄(22.20±3.66)岁,从事工作年限(3.65±3.76)年。本研究中将样本分为样本1和样本2(随机对半分,各550人),其中样本1用于项目分析、探索性因子分析、区分度和效度检验;样本2用于验证性因子分析;全部样本用于信度检验。所有研究对象均知情同意,本研究获得陆军军医大学伦理委员会批准(文件编号:AF/SC-08/1.0)。

1.2   量表汉化与施测

量表由2名心理学博士研究生将“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Physical Courage at Work Scale, PCWS)”翻译成中文后,另外请2名英语专业人员将中文条目回译成为英文,考察每项条目语义的一致性。最后由1名英语专业高级职称专家审定,并请3名高级职称心理学专家考察每个条目的内容符合程度,最终形成该量表中文版。由2名心理学博士担任主试,采用集体实测方式,由主试统一宣读指导语,指导被试者填答问卷。

1.3   测量工具

在对汉化版PCWS进行修订的过程中,需同时运用“军人心理素质量表勇敢分量表(Mental Quality Questionnaire for Armymen, MQQA)”和“Norton勇敢量表(Norton Courage Measure, CM)”对其聚合效度进行验证。因此,测量工具运用了以下3个量表。

1.3.1   PCWS

该量表由Howard于2020年编制[7],用于测量高风险工作场景中员工的身体勇敢,采用1~7级评分,共包含5个维度30个项目,分别为帮助社会(项目1~7)、报告违纪(项目8~11)、供养家庭(项目12~17)、直接危险(项目18~23)、应对他人攻击(项目24~30)。得分越高,表示身体勇敢水平越高。

1.3.2   MQQA

MQQA由廖雅琴[9]编制,共78个条目,包括勇敢、聪慧、忠诚、自信和耐挫5个维度。本研究选取其中的勇敢分量表,共15个条目,1~5级评分,得分越高,表示勇敢水平越高。本研究中勇敢分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86,表明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

1.3.3   CM

由Norton于2009年编制[8],共12个条目,用于评定个体勇敢的主观感受,即个体虽然经历恐惧但仍旧坚持完成任务的行为。该量表采用1~7级评分,具有较广的适用性。本研究中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80,表明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度。

1.4   研究方法

(1)项目分析: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对量表中每题题项得分与总分进行相关性检验,筛去相关系数小于0.4的题项。(2)探索性因子分析:采用探索性因子分析法进行因子的划分,依据原作者对量表进行因子分析的原则和方法[7],采用主成分分析法、斜交转轴抽取特征根大于1的因子,依据以下准则选择剔除题项:载荷小于0.45的题项;因子包含的项目数<3的题项;与问卷理论构想不符合的题项;同时在2个或2个以上因子上且载荷值>0.45的题项。(3)验证性因子分析:采用验证性因子分析法对结果进行验证。

为了验证探索性因子分析所得身体勇敢因子模型的有效性,采用样本2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首先建构五因子模型(五因子模型为探索性因子分析中抽出的帮助社会、报告违纪、供养家庭、直接危险和应对他人攻击五因子),然后依据五因子模型的结果构建五因子修正模型。根据修正指数(modification index, MI)要求,在修正模型中,将题项1和题项2的误差项修正指数(MI=0.37)相连,用以修正误差;题项11和题12的误差项修正指数相连(MI=0.41),用以修正误差。以上误差项的相连均属于同类因子,符合模型修正要求。

最后,采用内部一致性信度(Cronbach's α系数)验证量表的信度,采用PCWS与MQQA、CM的相关分析验证量表的聚合效度,采用量表各因子间相关分析验证量表的区分度(图1)。

图 1

研究方法路线图

Figure1.

Research method roadmap

1.5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21.0和AMOS 24.0对数据进行分析,检验水准α= 0.05。后文均指修订版PCWS量表。

2   结果

2.1   项目分析

进行题项得分与身体勇敢总分的Pearson相关分析,结果显示所有题项与总分相关系数均大于0.4,表明各题项与总分的相关程度达到统计要求,故未进行题项删除。结果见表1

表1

题项得分与总分的相关系数

Table1.

Correlation coefficients between scores of individual items and total score

2.2   探索性因子分析

结果显示,代表题项间是否适合进行因素分析的取样适切性量数(Kaiser-Meyer-Olkin, KMO),KMO=0.94>0.90,Bartlett球形检验P<0.01,表明数据适合进行因子分析,共抽取到特征根大于1的因子5个,共解释方差总变异的72.71%。根据量表的理论构想,分别将第1个因子命名为:直接危险(题项18~23);第2个因子命名为:供养家庭(题项12~17);第3个因子命名为:应对他人攻击(题项26~30);第4个因子命名为:报告违纪(题项9~11);第5个因子命名为:帮助社会(题项2~5)。题项25的载荷未达到0.45,题项6、7、8落到了因子1上,题项1、24落到了因子4上,因此删除题项1、6、7、8、24、25。每个题项的共同度表示题项在每个共同因素负荷量的平方总和。结果见表2

表2

探索性因子分析结果

Table2.

Results of exploratory factor analysis

2.3   验证性因子分析

结果表明:五因子的身体勇敢修正模型拟合良好,卡方自由度比(minimum fit function Chi-square/degrees of freedom, CMIN/DF)为4.60<5.00,规准适配指数(normed fit index, NFI)为0.93>0.90,比较适配指数(comparative fit index, CFI)为0.95>0.90,增值适配指数(incremental fit index, IFI)为0.93>0.90,标准化残差均方和平方根(standardized root mean square residual, SRMR)为0.05≤0.05,渐进残差均方和平方根(root mean square error of approximation, RMSEA)为0.07<0.08。结果见表3

表3

验证性因子分析

Table3.

Confirmatory factor analysis

2.4   信度、效度检验

分别对量表总体和五个因子进行内部一致性信度检验。结果显示,各因子的Cronbach's α系数均在0.85以上。效度检验结果显示,量表总分及各因子得分与MQQA、CM得分的相关系数为0.11~0.28。结果见表4

表4

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的信度、效度检验

Table4.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test of Physical Courage at Work Scale

2.5   区分度检验

5个因子评分间的相关系数显著相关,说明量表具有较好的区分度。见表5

表5

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的区分度检验

Table5.

Discrimination test of Physical Courage at Work Scale

3   讨论

根据《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20》的数据,2019年我国工伤认定人数为113293人,25092人因工死亡[11]。从事高风险工作的作业人员其伤亡率风险更高,由此造成高风险作业人员短期或长期劳动能力的丧失,极大损害了组织的工作效能,并给员工的身心造成了消极影响[12]。PCWS被国外用于高风险作业环境下员工身体勇敢的评价[7],但在我国尚未有中文版的修订。因此,探索针对高风险作业环境下人员身体勇敢的心理强健保护性因素,对缓冲由此带来的身心损害效应和提升组织效能具有实践性意义。

本研究探索性因子分析表明PCWS存在直接危险、供养家庭、应对他人攻击、报告违纪、帮助社会五个因子,与国外版本的量表一致[7]。直接危险是指直面发生的危险并实施保护或助人行为;应对他人攻击是指处理来自同事或顾客的攻击或敌意;供养家庭是指为了家人积极或坚持完成危险性的工作;报告违纪是指对于工作场所中出现的破坏规则行为制止和上报;帮助社会是指于社会中的个体、团体和组织的助人行为。但是项目1、6、7、8、24、25因不符合理论构想或载荷量不够被删除。验证性因子分析表明删除上述项目之后的五因子修正模型结构模型拟合良好,模型指标均达到统计标准[13],表示模型适配度良好,支持了探索性因子分析的结果。各因子的Cronbach's α系数在0.88~0.95之间,表明该量表具有较好的信度。聚合效度显示身体勇敢与军人心理素质量表勇敢分量表、Norton勇敢量表存在正相关,相关系数在0.11~0.28之间(P<0.01),说明身体勇敢量表具有较好的效度。量表各因子间相关系数在0.35~0.72间(P<0.01),说明量表具有较好的区分度。

国外研究表明PCWS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各因子与总分间的相关在0.36~0.85间,各因子与总体量表的Cronbach's α在0.85~0.97间,CMIN/DF=2.54,CFI=0.95>0.90,SRMR =0.07,RMSEA=0.07)[7],这与本研究的结果具有一致性。相关研究也指出,PCWS能有效预测高风险作业人员的工作绩效水平[7]。因此,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用于测量个体的勇敢水平,有助于提升员工的组织绩效,为精准化干预其心理健康水平,提供了有效途径。本研究的结果也存在一定局限性,调查的样本涉及高风险作业人员的类别有限,不能涵盖所有的岗位。因此,未来的研究应致力于对高风险作业人员开展大样本的数据调查,建立针对不同风险作业岗位类别、性别、工作年限等重要变量的常模,从而为分层量化评估该群体员工的身心健康和科学管理提供测评标准。

图 1

研究方法路线图

Figure 1

Research method roadmap

表1

题项得分与总分的相关系数

Table 1

Correlation coefficients between scores of individual items and total score

表2

探索性因子分析结果

Table 2

Results of exploratory factor analysis

表3

验证性因子分析

Table 3

Confirmatory factor analysis

表4

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的信度、效度检验

Table 4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test of Physical Courage at Work Scale

表5

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的区分度检验

Table 5

Discrimination test of Physical Courage at Work Scale

参考文献

[1]

SIORDIA C, GALLEY F. Participation of workers of Asian ancestry in high-risk occupa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2009 to 2017[J]. J Immigr Minor Health, 2020, 22(5): 1010-1016.

DOI: 10.1007/s10903-020-01006-5
[2]

ROBERTS S E, JAREMIN B, LLOYD K. High-risk occupations for suicide[J]. Psychol Med, 2013, 43(6): 1231-1240.

DOI: 10.1017/S0033291712002024
[3]

POLSHKOVA S, CHABAN O, WALTON M A. Alcohol use, depression, and high-risk occupations among young adults in the Ukraine[J]. Subst Use Misuse, 2016, 51(7): 948-951.

DOI: 10.3109/10826084.2016.1156700
[4]

VINOKUR A D, PIERCE P F, LEWANDOWSKI-ROMPS L, et al. Effects of war exposure on air force personnel's mental health, job burnout and other organizational related outcomes[J]. J Occup Health Psychol, 2011, 16(1): 3-17.

DOI: 10.1037/a0021617
[5]

JONKER B E, GRAUPNER L I, ROSSOUW L. An intervention framework to facilitate psychological trauma management in high-risk occupations[J]. Front Psychol, 2020, 11: 530.

DOI: 10.3389/fpsyg.2020.00530
[6]

程翠萍, 黄希庭. 勇气: 理论、测量及影响因素[J]. 心理科学进展, 2014, 22(7): 1170-1177.

DOI: 10.3724/SP.J.1042.2014.01170

CHENG C P, HUANG X T. Courage: theories, measurements, and correlate factors[J]. Adv Psychol Sci, 2014, 22(7): 1170-1177.

DOI: 10.3724/SP.J.1042.2014.01170
[7]

HOWARD M C, REILEY P J. Physical courage predicts relevant outcomes in associated contexts: The creation of a measure and empirical analysis into the construct[J]. J Bus Res, 2020, 110: 80-94.

DOI: 10.1016/j.jbusres.2019.12.015
[8]

NORTON P J, WEISS B J. The role of courage on behavioral approach in a fear-eliciting situation: a proof-of-concept pilot study[J]. J Anxiety Disord, 2009, 23(2): 212-217.

DOI: 10.1016/j.janxdis.2008.07.002
[9]

廖雅琴. 军人心理素质结构及其特点的研究[D]. 重庆: 第三军医大学, 2006.

LIAO Y Q. A study on the mental quality structure and its developmental characteristics in Armymen[D]. Chongqing: Army Medical University, 2006.

[10]

RATE C R, CLARKE J A, LINDSAY D R, et al. Implicit theories of courage[J]. J Posit Psychol, 2007, 2(2): 80-98.

DOI: 10.1080/17439760701228755
[11]

国家统计局人口和就业统计司,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规划财务司. 中国劳动统计年鉴-2020[M]. 北京: 中国统计出版社, 2020: 400-403.

Department of Population and Employment Statistics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Department of Planning and Finance, Ministry of Human Resources and Social Security. China labour statistical yearbook 2020[M]. Beijing: China Statistics Press, 2020: 400-403. .

[12]

张立安, 王慧飞, 欧珏, 等. 消防员职业安全健康风险及保障措施研究现状与建议[J]. 环境与职业医学, 2021, 38(2): 163-168.

ZHANG L A, WANG H F, OU Y, et al. Research status and suggestions on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risks and safeguard measures of firefighters[J]. J Environ Occup Med, 2021, 38(2): 163-168.

[13]

吴明隆. 结构方程模型–AMOS的操作与应用[M]. 2版. 重庆: 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0: 39-48.

WU M L. 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oper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AMOS[M]. 2 nd ed. Chongqing: Chongqing University Press, 2010: 39-48.

上一张 下一张
上一张 下一张

[基金项目] 国家社科基金西部项目(19XTY012)

[作者简介]

[收稿日期] 2021-05-30

【点击复制中文】
【点击复制英文】
计量
  • PDF下载量 (219)
  • 文章访问量 (779)
  • XML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目录

高风险作业人员身体勇敢量表的修订

导出文件

格式

内容

导出 关闭
《环境与职业医学》杂志官方网站